零 碎 集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音乐       推荐文章 

突然之间 |  秋秋宝贝 |  走走拍拍 |  停听看想 |  行走方式 |  学生习作 |  精选试题 |  教学资料 |  班级管理 |  为师之惑 |  读报时间 |  2008寒假专区 |  今日课堂 |  在线试题 | 
本博客空间统计:    743 篇文章   881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周薇
学校:罗湖外语初中学校
空间等级:38 >
现有积分:13636
距离下一等级:864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62

 
最新文章
 
涂鸦
作文练笔:场景再现与片段组合
2016年2月摄影(槟城蓝屋人像摄影)
迟来的计划
2014年各地中考现代文阅读题选
2013年中考试题成语运用单项测试
 
随机阅读
 
蛙泳腿教与学的几个难点
掉入冰面如何自救
转动髋部能游得更快吗?
十五 奇妙的幻方
“嫦娥”完美落月
苏轼: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推荐文章
 
圣诞老人走了
2013重返尼泊尔----喜马拉雅的猪
生活在这里
我无法对你们生气
不遥远
影像印度——印度街头时尚

5月
23 2007
 

新分居生活


   作者:周薇 发表时间-15 :54:54  阅读( 3452 )| 评论( 1 )

评:最近让学生写了些关注社会的文章,清洁工仍然是出镜最高。今天贴篇《深圳晚报》上的报道,如果要写深圳的老人问题,报道很有参考。


http://dzb.sznews.com/szwb/content/2007-04/07/content_1021025.htm   
http://dzb.sznews.com/szwb/content/2007-04/07/content_1021068.htm   
















新分居生活
本报记者李福莹/文陈玉/图
 

    下午5点,莲花北幼儿园门前,久等的张大爷终于在潮水般的孩子中一眼就望到了自己的外孙女。他一边拎着从菜市场买回的菜,一边接过书包,领着孙女往家走,准备“率领”保姆准备一家人的晚饭。


    今年63岁的张大爷已经帮女儿照顾孩子快4年了,与此同时,张大爷的老伴儿正在儿子家照顾刚刚满月的小孙子,不然这个时刻,老伴儿也应该出现在幼儿园门口,是因为小孙子的降生,她才匆忙离开呆了4年的女儿家。


    在深圳,像张大爷这样的老年“牛郎织女”现象并非个别。据资料统计,到2006年底,深圳市有常住老年人口超过15万人,暂住老年人超过6万。某项调查显示,在这20余万老年人中,有近l/3因给子女带小孩而处于分居状态,因此深圳老人有了一个中国特色的“新分居时代”。


    为子女带小孩成分居主要原因


    “我给老朋友打电话,用了个时髦的句子‘我和老伴儿分居了’。”莲花北幽默的张大爷说。“原本是想请个保姆的,但女儿总觉得不放心,就跟我商量,再帮她带两三年,等外孙女上了小学再说。”


    听了女儿的请求,本打算跟老伴儿一起回儿子家的张大爷心软了。“到老了,还能帮子女做什么,不就是发挥点余热帮他们带孩子吗?”张大爷于是便留下了。


    记者分别走访了莲花北村、梅林一村等大型社区,发现很多抱孩子的老年人都是从老家赶来的,而且其中很多人的老伴儿并没有一起来深圳。大多数是因为给另一个子女照顾小孩,也有仍未退休而留在老家,还有放心不下家中事物的,从而形成了晚年分居的状态,而这种状态,短则一两年,长的甚至要到孙子孙女上幼儿园、乃至上小学才能结束。


    “牛郎织女”个中滋味难以言说


    两个老人天各一方,独当一面,成为子女们的炊事员、家庭教师和保姆。子女们出差、上夜班,他们又是门卫。白天儿孙上班、上学,他们则独守空房;晚上子女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子,他们哄孙子睡着后,常常一个人面对着一台电视机、一盏孤灯。一位老人告诉记者,这种生活,不是上班,胜似上班。个中滋味,非亲历者,是难以体味的。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尽管父母处于分居状态,但子女却并不是特别关注父母内心的情感世界,或者说是不知道该如何关注。


    家住梅林一村的61岁的吴阿姨告诉记者,过年前,老伴儿从老家来深圳小住了两个月。湖南老家大儿子的孩子一开学,他就回去了,而吴阿姨则必须留在深圳给小儿子带孩子。“他在这儿时,嫌他什么都不会做,只知道看电视,这一走,心里还觉得空空的。”吴阿姨说。而这些话,她很少跟儿子、儿媳妇说。


    一对分居老人的女儿告诉记者,尽管她知道父亲、母亲心里互相挂念,尤其二老小聚一下后分别,心里更不好受,但作为子女,她不好意思跟父母亲谈论这种话题,只有在物质上多补偿父母。


    正因为如此,分居老人一般会与社区里的其他老人彼此交流,相互慰藉,尤其爱寻找自己的老乡交谈。但一位老人这样告诉记者,尽管在社区里也认识了几个“新朋友”,但毕竟不是相处了几十年的街坊邻居,很多话也是不好说的。


    专家称这种分居状态是中国特色


    深圳市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深圳大学社会学系主任易松国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晚年分居现象带有强烈的中国特色,而西方国家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分析其深层原因,西方强调个人主义,子女成年后便自己对自己负责,父母没有帮子女带孩子的义务。然而,中国传统文化强调家庭主义,古代叫家族主义,一直延续到现在,仍有很大影响。西方是社会养老,而中国是典型的家庭养老“反哺样式”,形成很强的伦理义务责任关系。对于老人而言,帮子女带孩子是家庭的责任,也是晚年生活的乐趣,他们觉得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然,造成此种现象也有社会原因。比如保姆不好请,或者价格太贵,为了“保险”,也为了经济上的节约,请老人来带孩子就成了最佳的选择。一旦老人的两个子女都有这种需要,晚年分居状态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易松国指出,与老人的家庭主义相比,年轻子女的个人主义却很突出,他们只关心自己舒服不舒服,却很少关注老人的内心情感世界。实际上,到了晚年,人们更需要情感伴侣,身为子女,要注意老人的情感需要,万万不可将老人帮你带孩子,看成天经地义的事情。比如让两个老人每年都适当地相聚、或者带父母出去旅游散心,下班后只要有时间就要承担起带孩子的责任,让老人解脱出来,并想方设法尽早结束老人的“新分居时代”。


    个案1


    老爸老妈的爱情


    □本报记者李福莹


    李小姐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让老爸老妈分居的“罪魁祸首”。


    自打李小姐2005年怀孕起,59岁的老妈就从东北老家来到深圳,与此同时,老爸则必须留在原处,因为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小孙女上学必须有人接送,忙于生意的儿子、儿媳并没有多少精力看管女儿。


    半年后,李小姐有时问老妈:“想我爸不?”“想他干什么,真是的。”老妈嗔怪地说,然后就背转过身去。听完这话,李小姐知道跟妈就这个话题是无法交流下去了,可她知道,老妈无时无刻不惦记着老爸。


    2006年初冬,老爸轻描淡写地打电话来,说患上了轻微的脑梗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没有大碍。那几天,李小姐发现老妈的眼圈明显黑了起来,一看就知道几晚没睡好觉。


    终于等到放寒假,老爸来深圳与老妈团聚。由于家乡小城偏僻,没有直飞的飞机,本来都订好火车票的老爸一定坚持退掉,要乘飞机。李小姐对着日历一看,爸到的那天恰好是老妈生日,接到老爸,李小姐问的第一句话就是:“爸,今天是什么日子。”“星期天啊。”老爸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一把行李放下,就说“今天一定得去莲花山公园逛逛。”李小姐知道老爸这是为了老妈。


    很快,两个月过去,老爸又得回家。送完老爸回来,李小姐一进门,看到孤零零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老妈神情恍然,眼圈发红。李小姐心里有点难受,但又不敢表现出来,说着些无关的话,老妈笑着,但很勉强。“他早点走才好,我省得给他做饭,他在这儿就知道看电视,什么都帮不上我,还啰里啰唆。”良久,老妈才问:“你爸的行李放到行李架上了吗?”“我们都帮他放好了,还交代了老乡路上照顾他,你放心吧。”妈这才似乎安了心。次日早上,她说昨晚一点才睡着,还一直念叨:“你爸下了火车后不应该打车回家,东北的司机开车太猛,下过雪的路太滑,应该坐公交大巴更安全一点。”


    老妈的情绪过了一个礼拜才调整过来,原因是刚学会说话的一岁的小外孙女很不“配合”淡忘。短短两个月,她已经跟姥爷玩熟了,每天下楼散步结束回家时,总是习惯性地要叫姥爷一起回去。到姥爷常坐的地方,见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她就叫“爷爷”,每听女儿这么一叫,李小姐的心里就是一颤,自己尚且如此,老妈心里应该颤得更厉害吧。


    李小姐下定决心,等女儿上幼儿园,她就让老爸、老妈结束“新分居时代”。


    个案2


    全家总动员


    □本报记者刘莉


王小姐的父母和公婆都年近六旬,结婚都30多年了,儿孙满堂。可是,这两对老人从两年前就过上了分居生活,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他们轮流到深圳给儿子女儿带小孩。


    先说说王小姐的父母。王小姐的父亲今年58岁,是名高级教师,还不到退休年龄,因此,离不开故土。王小姐的母亲早年经营一家小餐馆,2002年小餐馆停业,母亲就闲了下来。2004年年底,当时已经33岁的王小姐准备生小孩,她早早地打电话回家,希望母亲能帮忙照顾自己和小孩,当时,王小姐的母亲正在替弟弟照顾一岁多的孙女,还要照顾身体不好又要从事教职的丈夫,本无暇来深圳,但她又放心不下已是“高龄产妇”的女儿,思前想后,还是来到了深圳。用她的话说,她是把家抛下来了深圳。


    无独有偶,王小姐的婆婆本也在家照顾孙女,眼见着快到中年的儿子有了后代,忙不迭地要来深圳。就这样,王小姐的婆婆和娘家妈从2004年底就与各自的丈夫“分居”了。


    到了深圳,两位老人精心地照顾着产后的王小姐和孩子,不过,以前很少出远门的她们都不太习惯这种分居生活。两个人都牵挂着家中的丈夫,她们几乎一天一个电话,问丈夫吃了什么,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4个月后,婆婆实在放不下家人,先回了家,而王小姐的母亲一直留在深圳。不过,她思家之心很甚,整天在王小姐跟前念叨,今天说你爸在家吃不上一口热饭,明天又说你爸头又疼了……一直坚持到2006年3月,她终于难忍思念之情,“暂时”回了老家。


    王小姐的孩子才一岁多,她与丈夫在深圳又没亲人,没办法,公公婆婆只好再次分居,公公又来到深圳,接力照顾孩子。王小姐说,在家的时候,公公是闲不住的,虽已年过六旬,还到处找点活干,刚来深圳,他还不适应这种“居家”生活,整天打电话回老家,“遥控”家事,王小姐想让婆婆也来深圳,好一解两人的“相思之苦”,无奈婆婆还要照顾家中长子的年幼女儿,分居生活只能继续。


    眼下,公婆分居已经一年了,老人想家日甚。没办法,王小姐只好又打起了父母的主意。她说,今年年底,父亲就可以退休,到时候让父母两人一起来到深圳住一段时间,也让公婆能结束分居生涯。等孩子们大一些,两对老人就可以成双成对地在深圳生活了。


    个案3


    一个人的孤单


    □本报记者杨端端


    程阿姨今年66岁,每天早晨9点准时领着保姆和孙子到楼下。他们先推着刚满一岁的外孙在花园里散步,然后保姆去菜市场买菜,程阿姨就一个人带着外孙再玩一会,间或与小区里的其他老太太闲聊。11点左右,程阿姨和保姆开始做饭,中午小女儿,即是外孙的阿姨便从单位回到家里一起吃饭。午饭之后程阿姨陪着外孙睡午觉,起来以后再配合着保姆给外孙吃东西。下午3点以后保姆逗孩子玩,程阿姨就下楼到小区里的星光老年之家打麻将。6点钟回家接保姆的班陪着外孙玩,小保姆开始做饭,7点过大女儿和大女婿,即孩子的妈妈爸爸回家大家一起吃晚饭。晚上女儿自己带孩子,程阿姨看看电视什么的,10点过就睡觉了。


    程阿姨来自四川绵阳,她有三个孩子,老伴和大儿子一家在家乡,两个女儿都在深圳。对于程阿姨来说,深圳的生活既让她觉得舒适惬意,也让她时而有寂寞单调之感。谈起为什么要和老伴分隔两地,程阿姨说,老伴在家乡当年在一国营大企业是很有名的模具技师,退休以后仍然有很多人找老伴做事情,老伴人老心不老,总愿意做一些事情,于是就出任了两家工厂的技术顾问,每天忙得不可开交。程阿姨很支持老伴的工作,之前都是在家里为老伴做好后勤工作,闲下来便和住在一起的老同事打牌。大儿子的孩子已经上小学了,也无需他们多管。一般就是周末大儿子一家回家来吃饭。


    去年女儿生了孩子,虽然也请了保姆,女儿产假之后开始上班,便觉得保姆一个人手不够,于是就向母亲求援。程阿姨以前来过深圳,喜欢深圳的气候和环境,虽然人际关系陌生,但是女儿的需求是第一位的,于是就来到深圳。现在老伴白天在外面忙,晚上去儿子家吃饭,生活上基本不用操心,但是让程阿姨最担心的是老伴的身体,因为他有支气管炎,天气一变就会出问题。她总是打电话回去提醒老伴。


    程阿姨喜欢女儿住的这个小区,这里环境好,位置好,生活方便。但是,时间长了还是不免想念家乡那熟悉的人际环境,那些相处了几十年的同事亲戚,平时一起打牌,春天一起出游踏青,热热络络的。这边虽然老年人也多,但毕竟没有共同的生活背景,好多语言也不通,有些心里话谁都不能说,这会让程阿姨有些失落。


    说起和老伴的两地分居,程阿姨说,老伴现在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在工作中,对于老年人来说,老有所为是好事,对身心都好,就由着他去。现在两人各在一地为家里做贡献,也是好事。程阿姨不担心和老伴的感情出现问题,她认为每天闷在家里不做事反而才有问题,趁着这几年大家还能动多做点事。过几年老伴退下来,程阿姨打算每年在深圳和家乡各住半年,尽享天伦之乐。


    个案4


    左右真为难


    □本报记者刘琨亚


    2007年4月3日,肖妈妈在深圳火车站的出站口看到女儿怀中刚刚三个月的小孙女,泪水一下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是半年之内,肖妈妈第二次到深圳了。


    去年12月,肖妈妈从湖南老家来到深圳,照顾即将生产的女儿肖女士。“我爸还没退休,我妈得照顾他的生活。本来我们准备让家公家婆过来帮忙的,但我老公的哥哥在不久前也添了个小孩,所以只好让我妈过来。”肖女士告诉记者。


    今年1月初,肖女士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虽然请了钟点工,但在照顾产妇和孩子这件事情上,基本上都靠肖妈妈一个人承担。


    来到深圳以后,肖妈妈一直放心不下孤身一人留在湖南的老伴。每天的一个电话成了她的“必修功课”,问他今天吃了什么,天气怎么样了,有没有多穿件衣服。


    肖女士告诉记者:“以前在家里,从来没觉得我妈这么关心我爸,可能这次分开了,反而促进了他们的感情。不过想想我妈的担心也有道理,结婚40多年,两人还从来没有分开过,爸爸的饮食起居一向都是我妈照顾的,我妈总是怀疑,爸爸一个人在家里,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农历大年二十九,在小孙女满月不久,肖妈妈又踏上了北上的列车——所有亲戚都会回老家过年,肖爸爸一个人根本照顾不过来。


    离开的那天晚上,望着才满月的小孙女,肖妈妈充满了歉意,她老泪纵横地叮嘱女婿刘先生说:“你要好好照顾她们母女,每天要熬汤给她喝,才会有奶水……”


    听说自己离开以后,小孙女每天晚上哭闹不肯睡觉,肖妈妈每天都会在电话里哭上一阵,牵挂女儿和小孙女又成了她在湖南倍感煎熬的一件事情。


    春节过后,深圳住家保姆难寻,而刘先生的休假也已经到期,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再次向肖妈妈求助。


    “我这次可能也只能过来一两个月,等他们找好了保姆以后,还得回湖南。”肖妈妈告诉记者,明年老伴退休以后,两人会一起过深圳帮忙照看孩子,从她说话的语气中不难看出,她恨不得那一天马上到来。


上一篇文章:07届万科麟作文选    下一篇文章:加油,秋秋!

[相关文章分类——读报时间]
  • 城市人为什么不快乐
  • 2011年2月商报好书榜
  • 这不是旅游项目
  • “中国式款待”为何“吃力不讨好”
  • 新分居生活
  • 黄金周归来,不思出游
  • 评论

    周老师
    是我呀 好久不见 
    我借用你这篇素材来做为我课前演讲"关注社会"的主题
    谢谢了
     
     史若曦  2007-05-27 13:29:20   222.248.137.40

    首 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 页
    1/1 共: 1 条记录
    DevPager V1.0 Beta ! By 维诺工作室技术团队 CopyRight 版权所有 (C) WwW.Wy28.CoM 2008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