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cy~的空间
                     ♀文彦♀的空间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音乐     推荐文章 

每日心情 |  好文欣赏 |  我的老师 |  我的同学 |  跳绳专辑 |  游泳专辑 |  无聊啊 |  呜呜~~ |  EXO |  教学 | 
本博客空间统计:   36 篇文章   7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学生
姓名:文彦
学校:罗芳小学
空间等级:5 >
现有积分:189
距离下一等级:11分
空间排名:学生类 第1531

 
最新文章
 
jieri
跳绳 视频
让学生学习提高的办法
怎么样才能快速长长头发?(文章)
怎么样才能快速长高?(文章)
如何学会自我管理
 
随机阅读
 
图形计数的那些事儿(二)
图形计数的那些事儿(一)
二年级温度
病毒和细菌感染的区别
细菌与病毒
一年级计算小能手
 
推荐文章
 

5月
16 2014
 

一枚硬币


   作者:文彦 发表时间-18 :48:26  阅读( 79 )| 评论( 0 )

命运就像硬币一样,不是正面,就是背面。
对自己说出这句自认为富有哲理的话时,我抛出一枚硬币。我想当然的以为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正面,一种是背面。在硬币腾空的间隙里,我对自己说,正面则联系她,背面就等她联系我。
叮——
硬币落地,弹起,扑哧扑哧地向前滚去。正当我为自己居然没接住自己抛出的硬币而懊恼不已的时候。
叮——
硬币掉进下水道里了。
我大概是有一些强迫症的症状的,因为我居然趴在下水道的格栅板上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三分多钟。我希望看见我这次抛硬币的结果,而结果是我根本找不见那枚硬币。我看不见它,又如何通过它的面向来得出我的决定呢?
我又对自己说出了一句富有哲理的话:命运就像硬币一样,好端端的,说没就没了。
我很沮丧,我想大概是因为我跟她之间本就不该有联系。因为无论是哪面朝上,我们俩都有联系的机会,而倘若硬币消失了,我们就不可能联系。我恍然大悟,一定是某种力量阻挠了我们。想到了这一点,我就继续推理,我得到的结论是:一定是某种跟下水道一样阴暗而丑陋的力量阻碍了我们,而我一定要突破它,和那姑娘联系,就像接受上帝的旨意。
是的,上帝的旨意。每一个男人都会对自己的爱情或是欲望进行粉饰,他们善于做这样的事情:爱情是上帝的旨意。
但他们或许无从得知自己的这种特殊能力。
因为,大多数女人都倾向于相信那个对她滔滔不绝倾诉思念的男人,她们不善于去揭穿男人。这又令我不禁皱眉了,女人相信了男人,是否意味着相信了虚荣的诱惑,那就表明她们相信了撒旦。可是男人是打着神圣的名义的,他们的谎言离不开耶稣的光辉。
女人相信了男人,是相信了魔鬼,还是相信了圣婴?
我大概可以告诉你一个结论了,我的推理严密而富有激情,就像贝多芬的乐章《暴风雨奏鸣曲》。是的,我的推理就像是暴风雨一样。对了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是学音乐的,我熟悉贝多芬,就像熟悉李斯特一样,那个跟我同姓的匈牙利人。我看《猫和老鼠》的时候就知道他,猫咪们居然会《匈牙利狂想曲》,哈哈哈。
还是不小心扯远了,我这个毛病如果改过来,我一定会开始小说的创作,我就会说我是学文学的。我就会说我的推理严密而富有激情,就像麦克·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一样。对了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是学文学的,我熟悉柯南·道尔,就像熟悉大仲马一样,那个创造了小仲马的法国人。我看《茶花女》的时候就知道他,知道他是一个会讲故事的爸爸。
说了半天,究竟我的结论是什么呢?
其实很简答,魔鬼和圣婴都不存在,都是杜撰的。就像我在此时此刻杜撰了另一个我一样。男人为了诱惑女人就杜撰了圣婴,女人受了诱惑就说是因为该死的撒旦激发了她们的原罪。
当然了,大家看到这儿一定会破口大骂了,能骂的多难听我可想不到,因为我的日记还没有发表,我又不是预言家。但是我要告诉大家,这样的一个推理并不是我本人得出的,而是那个我笔下的“我”的杰作。
这个“我”,跟耶稣跟撒旦,大概是属于同一种属性了。
所以说,我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学音乐的,我也不是什么学文学的,我只是一个学习吹牛的。吹牛到底能不能被称作一门艺术呢?
针对这个问题我想破了脑袋,但是破掉的脑袋里长不出一朵花儿来。我也不是一休哥,蘸点儿口水戳戳脑袋就能想出答案来。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去想,搞艺术是挣不到钱的,能挣到钱的顶多算是伪艺术。吹牛大概是挣不到钱了,所以说吹牛一定是一门艺术。
真是吹牛!搞艺术挣不到钱如何能推导出挣不到钱的就是搞艺术呢?
我想大家在生活中应当会碰见许多吹牛的人,在洗漱的时候碰见第一个,然后就接二连三。如果有人说吹牛的人络绎不绝,那么这个人在这个时候一定不是在吹牛。
人们都说吹牛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当真是一条真理!比如说我家有一个瓷瓶儿,那我开始吹,我就会说这瓷瓶儿是清代的青花瓷,是慈禧老佛爷最钟爱的一个。倘若是我的生活里没有一个瓷瓶儿,那我一定不会这么吹。换句话说,若是我家有一个瓷瓶儿,那么我肯定不会吹牛说我家有一个尿壶,谈不上慈禧老佛爷最喜欢的,但的确是她老人家用过的。这就是来源于生活。
是瓷瓶儿是尿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于生活,怎么高?高多少?本次吹牛是希望别人信,还是吹着玩儿的,那么都是不一样的。
作为一个学吹牛的,其实在一开始我就吹了个牛。我说我抛硬币,我说如果我抛出正面就联系一个姑娘,如果我抛出一个反面我就等着那姑娘联系我。试想,我抛出的硬币若是反面,而我又不去联系那个姑娘,那个姑娘如何会知道我抛出的硬币是反面?又如何会来联系我呢?
什么?!你说她迟早都会联系我?笑话!她又不认识我。
得儿,吹牛吹大发了。既然如此,我说几句实在话吧,大家信或不信,倒不是我能够关心的了。
这几句实话是什么呢?
第一,我根本就不是学吹牛的,我是一个乞丐。
第二,我确实抛了一枚硬币,但是我并不是为了一个姑娘而去抛硬币,我才不会那么傻。
第三,我抛硬币是因为我跟卖馒头的小伙子打了赌,如果是正面,我就能用这一枚硬币去买他六个馒头。如果是反面,这枚硬币就不再属于我。
第四,我的确是趴在了栅栏板上看我的那枚硬币,而且我看见了它,它就在底下,阳光照下来让我我看的很清楚,它反面朝上。
其实,这个故事的结尾就是,那枚硬币的确无法属于我了。因为它是背面朝上。而我,一个学音乐的人,一个学文学的人,一个会吹牛的人,一个撒谎的人,一个乞丐,注定要因为失去那六个包子而必须忍受长久的饥饿了。
也许这就是艺术和文学的命运罢

上一篇文章:跳绳 图片    下一篇文章: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相关文章分类——好文欣赏]
  • jieri
  •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 一枚硬币
  • 打鼓
  • 评论

    首 页 上一页 [0] 下一页 尾 页 0/0 共: 0 条记录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
    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文锦中路螺岭小学综合楼7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