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公益活动 |  改善自己 |  《深圳晚报》发表的作文与造句 |  《特区教育》发表的文章/1 |  《深圳青少年报》发表的文章 |  我的连载童话和故事 |  雕刻时光 |  《深圳晚报》造句 |  我的童话(含已获奖的童话) |  我的阅读感悟 |  成长印记 |  历史地理 |  有趣的数学 |  英语天地 |  各抒己见 |  乐海拾贝 |  朗诵佳文 |  动物世界 |  植物天地 |  等你来挑战 |  笔记大自然----用画来记录 |  受益无穷的故事 |  书海听涛/1 |  过去与现在的时事新闻 |  学习电脑 |  书法对联 |  名人故事 |  开心新闻 |  生活常识 |  后山小禅堂 |  成语故事 |  语文知识 |  美丽星球 |  诸相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963 篇文章   197 个评论


博主说明:学生
姓名:陈治涛
学校:东晓小学
空间等级:44 >
现有积分:25740
距离下一等级:1760分
空间排名:学生类 第2

 
最新文章
 
学霸养成记
有效背诵课文的八条原则
阳光人生十大守则
发现人生财富的108个秘密
诗人的好处是,可以使人们诚实地面对世界
由平凡走向非凡的12级台阶
 
随机阅读
 
推荐身体活动时间范围,取消下限!世卫组织.
十三 年龄问题
自由泳怎样才能游得更快?
短歌行 〔两汉〕曹操
送东阳马生序〔明〕宋濂
Win10固态硬盘活动时间100%原因与.
 
推荐文章
 
神造的东西减少,人造的东西增多
《老子》的十大精髓哲理
做自己最大的贵人
每个人都有别人羡慕不已的东西
探监室传来的哭声
母亲,我永远的牵挂

10月
18 2012
 

夏尔·贝玑:夜的赞歌(徐知免 译)


   作者:陈治涛 发表时间-17 :51:40  阅读( 222 )| 评论( 0 )

夜的赞歌

哦夜啊,哦夜啊我的女儿,你总是这样沉默,哦我的女儿,
 你永远披着美丽的长袍。
你送来休息和遗忘。你倾注下芳香、寂静和阴影。
哦缀满繁星的夜我第一个创造了你。
你催人入睡,你把我所有的最惶惑的创造物,
奔腾的骏马,勤劳的蚂蚁
和人这烦躁不安的怪物,
都埋进了永恒的夜色。
夜成功地使人—这不安的井—
进入梦乡,
只把比一切生物烦躁的他,
人,这不安的井,催入梦乡,
就好像你让井中的水入梦一样。
哦我的披着长袍的夜啊,
你把孩子们和年轻的希望放进
你长袍的褶皱,
但是人们并不听任摆布。
哦我美丽的夜我第一个创造了你,
几乎在长长的帷幕最初的寂静降落之前,
你从这里放下一片预感,
你从手上流泻出第一个和平,
并撒遍大地,永恒的和平的先驱。
第一份香膏,如此芬芳,第一次真福,
  永恒的真福的先驱……

夜啊你是圣洁的,夜啊你是伟大的,夜啊你是美丽的。
夜披着长袍。
夜啊我爱你,向你致敬,我赞美你,你是我的长女,
 我的创造物。
哦美丽的夜啊,披着长袍的夜啊,我披着点点繁星的
 长袍的女儿;
你让我记起,让我记起在我打开徒劳的闸门之前这里
 有浩渺的宁静。
你向我宣布,这未来必将来临的浩渺的宁静,
当我把闸门关闭的时候,
哦温柔的,哦伟大的,哦圣洁的,哦美丽的夜,我最
 圣洁的女儿,披着长袍的夜,缀满繁星的夜啊,
你让我记起这世界上曾经有过的浩渺的宁静,
在人开始统治之前。
你让我想起这未来浩渺的宁静,
在人类的统治结束之后,当我重新拿起权杖的时候。
而我有时想起这些,因为正是人类才引起了满天风雨。

                                       (《第二枢德的奥秘之门廊》)

Charles Péguy,1873—1914

  法国唯一出身于平民的法国诗人。如果查查他的成分,他家三代都是劳动者,父亲小木匠,祖父园丁,曾祖父是个种葡萄地的农民。他幼年家贫,十岁丧父,就靠母亲做沙发挣点钱度日。外祖母也是“农妇,不识字”,贝玑写道:“第一个教我牙牙学语的就是她。”贝玑以自己的出身为荣,他常常自豪地说:“我是平民。”
  他人既聪颖,又能刻苦学习,成绩一贯优良,全靠奖学金读完中学,1894年进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当时发生了轰动全国的“德雷福斯事件”,他站在无辜者一边,在《白色杂志》上写过不少文章。不久他加入了社会党。
  大学毕业后,1900年他在巴黎大学前面开了一家小书店,并创办《半月丛刊》,这一刊物每期都出专号,介绍当代杰出诗人、小说家、评论家等,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最初就发表在这里。刊物经济异常拮据,但是事无巨细,贝玑一身任之,独力撑持了十五年,在法国文化界影响很大。
  他从小就受到宗教气氛的熏染,是个天主教徒,他出生的地方奥尔良正是圣女贞德的故乡,这使得他把基督教义和爱国主义与深刻的社会主义倾向结合在一起。愈到后来他的宗教信仰愈加浓厚,甚至达到狂热的程度。
  他的主要著作,除了关于笛卡尔、柏格森的哲学论文之外,有诗剧《圣女贞德》(1897),至1909年,又有《圣女贞德的爱德之奥秘》。在他生命的最后四年,他几乎完全致力于诗歌创作,著有《第二枢德的奥秘之门廊》(1911)《圣婴之奥秘》(1912)《圣热纳维埃芙和圣女贞德的挂毯》 (1913)《夏娃》(1914),所有作品都充满了宗教热忱。
  这一切不但表现在作品中,而且还见于行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当时他已四十一岁,但他立刻奔赴战场,当了一名中尉。在维鲁瓦战役中,他正站在阳光下用望远镜观察前方时,被撤退的德国兵击中前额而死。一年多以前,他的诗中曾这样写过:“在正义战争中死去的人多么幸福,成捆收获的成熟了的麦子多么幸运。”
  他的诗都很长,宗教气息浓烈,节奏沉着有力,富阳刚之美。这里译的《夜的赞歌》是《第二枢德的奥秘之门廊》中的一节,罗曼·罗兰曾称此诗“置之任何时代亦不愧为文学中之杰作”。


上一篇文章:南极光下的帝企鹅    下一篇文章:《贪心的紫罗兰》 纪伯伦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