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公益活动 |  改善自己 |  《深圳晚报》发表的作文与造句 |  《特区教育》发表的文章/1 |  《深圳青少年报》发表的文章 |  我的连载童话和故事 |  雕刻时光 |  《深圳晚报》造句 |  我的童话(含已获奖的童话) |  我的阅读感悟 |  成长印记 |  历史地理 |  有趣的数学 |  英语天地 |  各抒己见 |  乐海拾贝 |  朗诵佳文 |  动物世界 |  植物天地 |  等你来挑战 |  笔记大自然----用画来记录 |  受益无穷的故事 |  书海听涛/1 |  过去与现在的时事新闻 |  学习电脑 |  书法对联 |  名人故事 |  开心新闻 |  生活常识 |  后山小禅堂 |  成语故事 |  语文知识 |  美丽星球 |  诸相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963 篇文章   197 个评论


博主说明:学生
姓名:陈治涛
学校:东晓小学
空间等级:44 >
现有积分:25530
距离下一等级:1970分
空间排名:学生类 第2

 
最新文章
 
学霸养成记
有效背诵课文的八条原则
阳光人生十大守则
发现人生财富的108个秘密
诗人的好处是,可以使人们诚实地面对世界
由平凡走向非凡的12级台阶
 
随机阅读
 
“解放时间”——小议“数学评讲课”
练习二解答 
练习二
第2讲 简便计算(2)
要想数学好,必须用“草稿”
陈文卿老师《我们教了孩子什么》——预约幸.
 
推荐文章
 
神造的东西减少,人造的东西增多
《老子》的十大精髓哲理
做自己最大的贵人
每个人都有别人羡慕不已的东西
探监室传来的哭声
母亲,我永远的牵挂

10月
7 2012
 

读书何以延长寿命


   作者:陈治涛 发表时间-9 :11:27  阅读( 222 )| 评论( 0 )

读书何以延长寿命

翁贝托·埃科


当读到那些担心新兴机器的发展将取代人类记忆,从而为人类智慧的未来忧心忡忡的文章时,我们一定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其实,对事实稍有了解的人都会立刻想到相似的内容已经在柏拉图的《斐多篇》(曾无数次被人们提起)中涉及到了。在那篇文章中,埃及法老曾满腹忧虑地询问发明书写的透特神,文字这种可怕的工具是否会让人类丧失记忆和思考的能力。

我想,第一个看见车轮奔跑的人也一定产生过同样的恐惧,他一定曾担心我们人类会遗忘行走的技巧。说起在沙漠或荒原里跑马拉松,或许古人会比我们现代人更有天赋,然而他们的寿命却比我们短;不仅如此,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他们的身体素质可能还达不到入伍服役的要求。我之所以这么讲并非想表明今天的人类可以高枕无忧,也不是说我们可以放心地躺在切尔诺贝利的草地上安然享受生活;我只想说,书写让我们人类变得更加聪慧,让我们明白该在何处停下脚步,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清楚,那么即使我们乘坐的是四轮交通工具,也仍然只是文盲。

在每一个时代,人们都会为那些新兴的记忆工具而感到恐慌。面对问世不久的印刷书籍,许多人认为其纸张的保存期无法超越五六百年,还认为它会像路德版的《圣经》一样流传天下。于是,最初的购买者不惜花费重金让人将书中每一段开头的首字母以手工方式绘制成袖珍画,从而造成一种自己仍在阅读羊皮纸手稿的假象。如今,那些带有袖珍画的古版书籍价格不菲,但事实上完全没有必要在印刷书籍上绘制袖珍画。那么,我们究竟从中获取了哪些利益?而书写、印刷,甚至是电子存储器的发明又究竟给人类带来了哪些好处呢?

瓦伦蒂诺·彭皮亚尼曾大力宣传过他的一句名言:“一个读书人的价值胜过两个普通人。”作为一名出版商,这不过是一条成功的宣传口号,然而我却认为这句话还意味着文字(从广义的角度说,语言)延长了人类的寿命。自人类第一次发出有含义的声音开始,原始的家族和部落就产生了对族群中老者的需要。在此之前,年老的个体会因为对族群觅食的贡献有限而被遗弃。然而,当语言产生以后,老人就成了整个种族的记忆保存者,他们围坐在洞穴里的篝火旁,讲述在年轻人出生以前发生的种种事件(或可能发生的事件,于是神话便应运而生)。在群体记忆被构建起来以前,人类是没有经验可言的,并且很有可能在积累起经验之前就死于非难。随着人类的发展,以后出生的人很可能在二十岁时就好似已经生活了五千年。因为那些发生在他诞生之前的事件已通过老人的讲述成为他记忆的组成部分。

如今,书籍的作用就相当于所谓的“老者”。或许我们并没有察觉,但我们所掌握的财富远远超过一个不读书的文盲。因为文盲只拥有个人的经历,而我们却记忆着众多前辈的所见所闻。我们不仅记得自己年少时的游戏,也记得普鲁斯特的游戏;我们不仅为自己所经历的爱情感到痛并快乐着,也为皮剌摩斯和提斯柏(Pyramus,Thisbe,希腊神话中巴比伦的一对情人。他们本想冲破家庭的阻碍,约会私奔。先期抵达约会地点的提斯柏因遭到一头狮子的袭击而逃跑,但她沾染血污的面纱却落在地上。当皮剌摩斯来到时,以为爱人已被狮子撕裂,痛苦万分而自刎。回来寻找的提斯柏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爱人后,便躺在他的身上自尽了。)的生死之恋而感到锥心之痛;我们学到了梭伦的智慧,也为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上度过的那几个呼啸之夜而感到战栗;我们不仅向后辈重复着祖母留下的童话,也在不断讲述着《天方夜谭》里的神奇篇章。

有的人会认为如此一来,当我们出生时,我们就已经老得不可救药了。但与我们相比,那些文盲则显得更加衰老孱弱,因为他们好比从小就患有动脉硬化症的人一样不记得(因为他们根本也不知道)三月十五日(公元前四十四年三月十五日,古罗马皇帝尤利乌斯·恺撒遇刺身亡。)那天发生了什么。当然了,我们的记忆中也不乏有谎言,但阅读能够帮助我们辨别真假。而那些文盲,他们既不明白他人的过错,也不了解自己的权利。

所以说,书籍是生命的保证,它们提前保障了我们的永恒--尽管这种永恒趋向过去,而非趋向未来。但我们不能总是得陇望蜀,还是知足常乐吧。

一九九一年

上一篇文章:南怀瑾:生命的能源来自宁静    下一篇文章:再“坏”一点希望就会降临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