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公益活动 |  改善自己 |  《深圳晚报》发表的作文与造句 |  《特区教育》发表的文章/1 |  《深圳青少年报》发表的文章 |  我的连载童话和故事 |  雕刻时光 |  《深圳晚报》造句 |  我的童话(含已获奖的童话) |  我的阅读感悟 |  成长印记 |  历史地理 |  有趣的数学 |  英语天地 |  各抒己见 |  乐海拾贝 |  朗诵佳文 |  动物世界 |  植物天地 |  等你来挑战 |  笔记大自然----用画来记录 |  受益无穷的故事 |  书海听涛/1 |  过去与现在的时事新闻 |  学习电脑 |  书法对联 |  名人故事 |  开心新闻 |  生活常识 |  后山小禅堂 |  成语故事 |  语文知识 |  美丽星球 |  诸相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963 篇文章   197 个评论


博主说明:学生
姓名:陈治涛
学校:东晓小学
空间等级:44 >
现有积分:25530
距离下一等级:1970分
空间排名:学生类 第2

 
最新文章
 
学霸养成记
有效背诵课文的八条原则
阳光人生十大守则
发现人生财富的108个秘密
诗人的好处是,可以使人们诚实地面对世界
由平凡走向非凡的12级台阶
 
随机阅读
 
要想数学好,必须用“草稿”
陈文卿老师《我们教了孩子什么》——预约幸.
薇薇公主的猫
百花儿选美
牛顿和苹果
水里的怪物
 
推荐文章
 
神造的东西减少,人造的东西增多
《老子》的十大精髓哲理
做自己最大的贵人
每个人都有别人羡慕不已的东西
探监室传来的哭声
母亲,我永远的牵挂

8月
8 2012
 

织里书船


   作者:陈治涛 发表时间-10 :50:59  阅读( 351 )| 评论( 0 )

织里书船
 
  织里书船是湖州众多古船中的一种。“书船”,是明、清乃至民国湖州独有的一种船,一种专门卖书的船。据史志记载,书船始于明初,嘉靖至万历年间,因雕版印刷业发达,书船步入鼎盛阶段。明代、清朝、民国特别盛行,直到抗日战争。日本人汽艇入侵江河,方才慢慢绝迹,在湖州“兴旺发达’约4个世纪,实为罕见。
  湖州书船,又名织里书船,据清朝同治《湖州府志》载:“书船出乌程织里及郑港、谈港诸村落。”书船的兴起与发展,是因为同时具备了诸多条件:
  第一个重要条件,是织里的地理环境有利于书船业的发展。比如一是地方富庶,用明代地理学家王士性的话说,”浙十一郡惟湖最富,……故势家大者产百万,次者半之……”。二是水路交通极为便利,晟舍、织里北通太湖、南下运河,河港四通八达。三是明清时期织里的造船业发达。据清康熙二十年(1681)(乌程县志》记载:“小湖、织里业造船。”所造之船有座船、兵船、仙船,航船、驳船、农船、渔船、罛船、圈棚船等多种,还有著名的书船。
  第二个重要条件,是明代湖州晟合凌氏、闵氏、花林茅氏、雉城臧氏等大族,都是世代书香,家富藏书,以刻书流传。清康熙郑元庆《湖录》记载:“吾湖明中叶如花林茅氏,晟舍凌氏、闵氏,汇沮潘氏、雉城臧氏,皆广储签帙。旧家子弟好事者,往往以秘册镂刻流传。于是织里诸村民,以此网利。”
  第三个重要条件,是刻书家利用当地藏书丰富的有利条件,使雕版刻书业得以大力发展.晨舍成为了全国三大刻书业(南京、湖州、徽州)的中心.晟舍凌氏,闵氏所刻刊的书都是善本秘藉,而且雕刻精良.明万历七年(1579),晟舍凌稚隆就刻刊了《史记纂》(24卷)朱、墨套印本,万历十七年又刻刊了《吕氏春秋》(26卷)朱、墨套印本。明万历二十四年,闵齐汲刻刊了《东坡书传》(20卷)和《考工记》(2卷)朱,墨套印本。以后他们刻印的套
色古书越来越多,这就使湖州特别是织里一带的书船有了长足发展的必要条件。
  织里的书商们,不仅在织里集镇上设铺售书.更多的是“购书于船,由至钱塘,东南抵松江,北达京口,走士大夫之门,出书目袖中,低昂其价,所至每以礼接之,客之未座,号为书客”。(郑元庆《湖录》钱塘即今杭州,京口是古城名,在今江苏镇江市。织早书船经营的范围。大抵相当于今天的“长三角”。清道光时南浔人董蠡舟《浔溪棹歌》诗写道:“冰鲜大艑碇三板,织里书船聚水安。”(三板、永安为桥名)南浔镇是辑里湖丝的集散地,是全国四大丝市之一,物阜民丰,自然是织里书船必到之地。
  织里书船都为当地农船改装而成,仅三五吨。置船棚,棚下两侧置书架,陈设各种书籍,中间设书桌和木椅,供选书者翻阅时享用。书商们向刻书家趸购书籍.装货出运,由两名船夫轮流摇槽,一路沿埠相售。书船是方便文人求知识购书的所在,船一到河埠系好缆绳后,就任人上船选择书籍.同时将预备好的书目传单放在衣袖筒内,随时出入宫宦、生员,举子之家.所到之处必受到热情的接待,让他们叨陪末座。于是书商从袖筒内取出书目单,任由主家浏览选择。书商们则被人们誉称为“书客”。
  “书客”们不仅卖书,还想方设法收购秘卷轶本。沿埠购书的主家若有看过的、多余的孤本奇书,取来交换新书;或者,“书客”们有意识地向沿埠贫穷人家收购闲置若的上辈手里传下来的好书。所以,“书客”们的手中常常会拥有秘本好书,又转售与雕刻家刊印.这不仅是双方得利的好事,而H推动了晟舍刻书业和贩书业的发展。书商们柱往结成销售网络,参与各地书籍的刻刊与销售,这反过来又促进了晟舍和其它地方编纂和刻书业的繁荣。
正如凌濛初《二刻拍案惊奇》自序中提到的:他在白门(南京)编写《初刻》,本是“聊舒胸中磊块”,不想“为书贾所侦,因以梓传请,遂为抄撮成编”。“贾人一试而效,谋再试之”,‘乃先是所罗而未及付之于墨”,“聊复缀为四十则”,才有了“二刻拍案惊奇”的出版。
  织里书船在运贩新书的同时,也为藏书家藏书的聚、散起到中介,流通作用。所以更促进明、清至民国时期江浙私家藏书的兴盛。路工《访书见闻录》介绍明末常熟著名藏书家,刻书家毛晋,说湖州一带贩书商人,一船一船满载古籍送到七里桥毛晋的家门口。毛晋一生好收藏珍本图书,常常不惜重金收购,宋、元本以页计价,每页钱200文,所以各地书商纷纷趋而投售。织里书船也常往牟利.据叶德辉《书林清话》:湖州书客“别出一本,主人(毛晋)出一千二百。于是织里书舶云集于七星桥毛氏之门矣。邑中为之谚曰:‘三百六十行生意不如鬻于毛氏。”近代学者项士元指出,杭嘉湖、宁绍藏书家多的条件之一是“书贾麋集,有力之家可以不烦走访而书自聚。”有些藏书家常常通过书船搜访罕见善本或辑佚书.书船志在网利,在贩售过程中客观上起到了中介和流通的作用,使藏书家所喜爱的书有源可聚。
  织里书船业至清代仍久盛不衰.嘉庆时海宁硖石陈襢是当时有名的藏书家,织里书船到海宁硖石市河埠头停靠,陈襢都要上舶选购,又常常欣然作诗.如《赠送苕上书估》:”万卷图书一叶舟,相逢小市且邀留,几回展读空搔酋,废我行囊典敝裘。人生不用觅封侯,但门奇书且校雠.却羡漠南吴季子,百塘高拥拜经楼。”又如《新坂土风》:“阿侬寡近状元台,小阁临窗面面开.昨夜河面新水涨,书船都是霅溪来。”“溪南吴季子”、“霅溪书船”自然是指织里书客和织里书船。至清来的同治、光绪年问,湖州书船仍很活跃.湖州大藏书家陆心源在同治《湖州府志》序中说:“太湖有书船、夙善聚书.兵后(指太平灭国革命运动后)我得于书船者,尚不下数万卷”。德清学者俞樾(时居苏州)曾作诗晓:“湖贾书客斡乘舟,一棹烟波贩图史。”书船航行了几个世纪,直到本世纪50年代有人去织里郑港、谈港一带访求遗迹,上了年岁的老人还依稀记得当年书船业的兴旺景象。

转摘 胡桑的日记http://www.douban.com/people/husangdouban/

上一篇文章:教育的意义---------王安忆在2012年复旦大学研究生院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下一篇文章:如何读懂近代中国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