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音乐       推荐文章 

新闻公告/4 |  一线课堂/6 |  教学探索/5 |  教学资源/4 |  教师风采/4 | 
本博客空间统计:    340 篇文章   38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朱碧波
学校:罗湖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空间等级:30 >
现有积分:4373
距离下一等级:627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175

 
最新文章
 
热烈祝贺我班学生获得全国中小学生语文奖
【中华论坛】我把儿子送到美国, 竟然这样.
罗湖区“智慧杯”高效课堂教学比武小语学科.
智慧杯语文决赛课视频
东晓小学隆重承办深圳市“我们的节日”罗湖.
谈谈《凡卡》教学的几点思考
 
随机阅读
 
2020年夏泳10
2020年第33跑
2020年第32跑
2020年第31跑
2020年夏泳09
2020年夏泳08
 
推荐文章
 
【推荐】语文教师如水

3月
17 2012
 

【荐】改革是基础教育发展的必由之路——参加香港“学校领导专业发展培训课程”体会之一


   作者:师贞元 发表时间-14 :54:6  阅读( 378 )| 评论( 0 )

                           改革是基础教育发展的必由之路
             ——参加香港“学校领导专业发展培训课程”体会之一
                    深圳市文锦中学   皮爱民 刘慎 李红 石峰

【编者按】
     文锦中学是罗湖区第一批赴香港中文大学参加学校领导专业发展培训的六所学校之一。参加这次课程培训的校领导均参加过北京大学的培训。比较这两次培训内容,各有特点。北大学习重校长综合素质的提升和视野的开拓,尤其是人文素养方面的提升,而香港中文大学的课程培训特点,是结合香港实际及实践设计的校长专业化课程,是理论学习与行动研究相结合,并以学校为一个团队与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做互动课题研究。这次团队培训,相信对学校的发展有着更大的促进。
    作为第一批赴港学习的初中学校,第一第二两单元的内容已经让我们对课程改革的认识和做法有了新的认识。我们学习团队现将单元一《全球化与教育政策改革》、单元二《学与教及课程改革》的核心内容与对教育问题的思考以体会的形式呈现,一是与老师们分享赴香港学习的阶段性收获,力求做到资源共享;二是通过对已学课程的内容与对问题思考的整理,给我们自己留下难得的校本培训资源;三是通过梳理,以文稿形式挂在校园网可供老师学习,希望能给老师们的教育教学工作,尤其是课程改革方面有所启发,或许有借鉴之处,能学以致用。

    罗湖区教育局党委为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让我们这些在一线从事基础教育的工作者,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再次走进大学;以一个“聆听者”的角色,去汲取教育专家所提供的养分;以一个“思考者”的角度,来回顾、去展望我们的基础教育。这次培训是以“学校领导专业发展培训课程”呈现,课程以6+2的形式予以实施,既六个单元的讲课加行动研究的理论、实践及到校会议和参访香港学校。六个单元的专题讲座分别是全球化与教育政策改革;学与教及课程改革;学校领导与教师专业发展;素质教育、学校效能与教育评估;学校发展与学校特色;香港教育系统及文化考察。在香港中文大学培训的第一阶段两个单元的学习已经结束。
    第一单元的学习由卢乃桂教授、曾荣光教授、陈霜叶助理教授、郑玉莲博士候选人共同指导和讲授。其主要内容是全球化对教育发展及政策产生了很多影响,在许多国家的教育管理、行政和领导方面带来范式的改变。面对充满竞争的全球经济环境,每个国家唯有相应调整自己的制度,使它变得更有效率、多产和富弹性。在全球化的影响下,教育政策尤为注重所谓合约制、巿场导向、选择和竞争等价值观。这一个单元主要讨论全球化对教育政策环境产生的改变;在全球化冲击下学校领导应有的策略规划及思考和教育领导才能;东西方文化交汇对学校管理的冲击;以及在后现代时期学校领导如何带领学校向未来知识型社会迈进等问题。第二单元的学习由尹弘飚教授和朱嘉颖博士共同指导和讲授。学校教育改革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检讨教育目标、检讨教育制度、检讨课程与教学。总体而言,学与教及课程的改革亦是一切教育改革的核心,本单元的主题包括:学校领导在教学和课程改革中的角色;如何在现今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加强伦理领导、课程领导及教学领导,校本课程发展的涵义、价值、模式及评估;以及课程发展与其它教育政策和改革措施之间的关系等。
    20世纪80、90年代开始,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地区几乎同时都在教育领域开始改革。改革的浪潮也席卷到我国,2001年开始,深圳(南山区)作为国家设立的38个国家级基础教育改革实验区,已经走过了整整十年,我们罗湖的课程改革也走了将近8年。为什么在这一个时期各国和地区,不管他们是何种社会制度,不管他们发展程度是否有差异,他们均在教育领域开始了改革,不仅如此,她们还将教育改革作为国家战略加以推进。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先生在1997年10月8日说“我深信,我们需要小心检视我们教育系统的整体结构。我们需要决定如何发展到下个世纪。”为此,2000年9月,香港发表了作为二十一世纪教育蓝图的“香港教育制度的改革建议”中提出建立终身学习社会的目标,它是这样说的“To build a lifelong learning society: to develop Hong Kong into a society that values lifelong . So that everyone enjoys learning ,has the attitude and ability for lifelong ,and has access to diverse and opportunities for learning.”在英国,面对全球汇合的趋势,同样也把终身学习作为一个基本的政策框架(1996)给以确立,1996年又进一步提出:学习的时代:新大不列颠的文艺复兴。美国也几乎在同一个时期推出了两个重要的教育文件:美国教育法案和一个学习的民族:21世纪的版本,同时小布什总统呼吁:不让一个孩子掉队。加拿大在同时开始的教育改革中也提出:迈向卓越:对人民、知识与机会做投资。澳大利亚、南韩、新加坡、台湾在这一个时期均推出了教育改革的新的政策,这些政策的目标就是国家竞争力在21世纪得到提升,这些政策提出的措施直指整个教育结构、教育绩效、课堂和课程。
    那么什么是全球化?从曾荣光教授对全球化的后果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对全球化有一个大概认识。曾荣光教授认为全球化是时间和空间压缩的过程,全球化有四个后果:1、,经济后果:全球化-信息化经济的兴起;资本家的全球流动性与劳工的不流动性,造成劳资的高度两极化;网络组织的兴起:内部组织:扁平和灵活、外部组织:依赖外包;对灵活工人的需求。2、政治后果:民族国家主权的收缩;经济民族主义的瓦解;二战后福利国家向全球竞争型国家的转化;新右派和公共部门改革的兴起(去管制、私有化、巿场化);3、文化后果:去传统化和后传统社会的到来;文化商品化;消费主义的兴起。4、社会后果:现代自我的去中心化(身份认同与归属感的去原生化、建构化以至虚无化,从朝圣者转为漫步者、流浪者、旅行者和游戏者);灵活家庭的出现;虚拟社区和好网络个人主义的扩散等等。
    要在21世纪增强国家和民族的竞争力,适合人类社会已进入全球化的时代已经发生的变化,培养一大批具有兼容性和灵活性的新人。教育改革不是要不要改的问题,而是不能不改,为此,对正在进行的改革与其抗拒,不如适应进而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其中。
    第二单元的学习课题是<<学与教及课程改革>>,由尹弘飚教授和朱嘉颖博士共同指导和讲授。主要内容包括:当今各国课程改革的特点与发展趋势;学校领导在教学和课程改革中的角色;以及在现今课程改革的背景下,校长和教师如何加强课程领导及改善学校课程的自我意识与专业能力。
    如上所述,20世纪80、90年代开始,面对科技资讯的迅速更新、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带来的巨大挑战,世界上各个国家和地区几乎同时都无可避免地卷入了变革的浪潮中。社会变革对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对此,不管是何种社会制度,不管社会发展程度如何差异,各国均在教育领域开始了课程改革,而且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将教育改革作为国家战略加以推进。改革的浪潮也席卷到我国,两岸三地(大陆、香港、台湾)课程改革虽然处在不同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脉络下,社会发展进程中所面临的变革和挑战也有一些差异,但大家所需回应的课程发展的议题是非常相似的,那就是:应对社会发展的需求,优化现有的教学,培养具有时代气息的优秀人才,增强国家和民族的竞争力。
    教育改革的内核是课程改革,那么,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课程改革呢?作为融会了较多东西方文化特点的国际大都市,香港的课程改革在课程决策、课程设计、课程实施、课程评价等方面,与内地相比确有一些独特之处。直接的感觉是:大陆务虚稍多些,香港则比较务实。尽管当今世界课程改革的范式与方向,常在东西方教育模式间或平衡或钟摆,但两地课程改革在各自所秉持的总体课程远景、课程目标和课程理念等方面的共通点,还是显而易见的。两地的课程目标都非常重视学生个人的全面发展,强调不仅要提高学生的文化科学素养,更要注重其学习能力和共通能力的提升,以及学习态度和价值观的培养。两地都明确提出:学生的学习除了双基知识的获取外,更要丰富他们的学习经历、开阔他们的国际视野、培养他们的共通能力(批判思考、相互合作、与人沟通),让他们掌握走出学校之后也能享用的终身技能、积极的价值观和进取的人生态度,真正成为学习与生活的主人,学会学习、乐于学习、终身学习。
    在课程架构方面,香港的“通识教育科”课程的设置,尤其体现了香港教育对高素质人才培养的针对性、务实性和科学性。该学科的课程结构由“学习范围”和“独立专题探究”两部分组成。“学习范围”包括《自我与个人成长》单元一: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社会与文化》单元二:今日香港;单元三:现代中国;单元四:全球化;《科学、科技与环境》单元五:公共卫生;单元六:能源科技与环境。在“独立专题探究”中,则设置了“传媒、教育、宗教、体育运动、艺术、资讯及通讯科技”等主题,用于帮助学生发展自己的独立专题探究。看得出,通识教育科内容的设计,真正以学生为本,旨在帮助学生加深对自己、对社会、对国家、对人文世界和物质环境的理解;开阔学生的知识视野,使他们能多角度地独立思考当代世界的许多问题;培养学生在多元社会中欣赏和尊重不同的文化,并学会处理相互冲突的价值观,从而建立起正确的价值观和积极的人生态度,使他们成为对国家、社会和世界有见识和负责任的公民。所以,香港的“通识教育科 ”课程,确实比我们的初中思想品德课、高中综合课都更具有开拓性、教育性和实用性,更能锻炼学生的独立思考、探究创造、与人沟通及运用资讯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利于丰富学生的心灵体验,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有利于学生形成乐于学习、善于学习、终身学习的优秀习惯,并且使他们有信心、有能力去面对未来的各种挑战。
    课程改革的理念是先进的,目标也是令人鼓舞的,但在实践过程中仍有不少的困扰。比如,在香港:谁来教通识教育科?一个教师怎么教六个单元?如果一个教师负责一个单元,那么,综合部分怎样处理?在内地:如何解决学生的学习主要集中于应付考试,欠缺学习能力和学习态度的培养?以及我们学校为学生提供的学习经历过于单一,学生学习过多地注重于解决书本问题,缺乏思考、探究和创新的空间等。另外,长期以来,在我们教师工作中,往往只有教学意识,而缺乏课程意识;只关心自己所教学科,而忽视学校课程的发展;只习惯于按部就班地使用教科书和参考书教学,却缺乏课程参与和课程开发的意识;只习惯于服从领导安排,却缺乏参与课程的领导意识。在轰轰烈烈的素质教育、实实在在的应试教育大背景下,许多教师背负着沉重的工作压力和负担,逐渐产生了职业倦怠感,几乎没有心情和时间去参与课程改革课程领导。
    随着我国新课程改革向纵深发展,如何将先进的课程理念转化为教师的教学行为?如何促进教师专业的持续发展,从而实现创办优质教育的目的?问题的关键,应该还在于提高广大教师的专业素质。教师是课程实施的关键人物,教师的专业发展是课程发展的必要条件,是教育质量的基本保证。在尹弘飚教授和朱嘉颖博士两位老师的课程讲授中,均提及了课程改革中教师的改变、提高教师课程意识、参与课程领导、提升教师专业能力的重要性。同时,两位老师不约而同地提到了2006年香港教师大游行事件,当时香港教师矛头直指掌管港府教育近八年的教育统筹局秘书长罗范椒芬,万人同声高呼“罗太下台”,反对香港教育改革太急太繁。改革是必须的,但方式应该是稳妥的。尹弘飚教授指出,课程改革中的教师改变,需要经历三个过程:1、忍痛割爱期(离开舒适地带);2、冲击适应期(进入中间地带);3、专业再生期(迈向创生地带)。课程改革的实施策略应该是“低起点,小步骤,快反馈,勤校正”。朱嘉颖博士也透过近年香港在教育改革浪潮中,教师在专业发展压力下,面对各种改革时的挣扎与调适的个案研究,特别指出:政府和学校要对教师在教改大潮下受到的压力、面临的困境给予必要的注意,细心的指导和充分的关怀。
当前中国内地、香港及台湾地区所进行的课程改革,具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走向“校本”,让教师参与决策分享,进行校本课程开发,实行学校本位的课程管理等等。朱嘉颖博士从她担任教务主任的香港圣保罗男女中学附属小学的工作实践中,引用了多个生动的课改案例,令人信服地告诉我们:校本课程的开发赋予了教师课程开发、课程领导的权责,巩固和确立了其专业自主的地位,同时也对教师的专业能力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要求其对传统的教育教学活动进行改变和创新。她认为:教师在课程改革实施的过程中,对课程有较多的关注与参与,对课程的拥有感增大,对学生的需要和学习成果有更多的考虑,对同事之间的合作也抱较正面的态度,就会对自己所持有的经验、知识、思考及素养产生不同程度的冲击、丰富和发展。因此,由课程改革带来的权责与自主、挑战与要求,必然会促使教师在校本课程开发及参与课程领导的过程中,不断改变自己、提升自己、完善自己。
    通过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博士的教学与科研,我们由衷地感受到:校本课程的开发及校长、教师参与课程改革和课程领导的过程,正在为教师们的专业发展提供着新的生长点,并已成为教师个人专业成长新的发展平台。因此,在学校营造一种民主、合作、宽松、分享的组织文化;激发教师的课程意识,赋予教师参与课程开发和实施课程领导的权力;打造一支相互尊重、彼此信任、合作支持、共同担当的教师团队;建立公开透明的评价、激励机制;为教师提供培训、进修、行动研究等各种途径和方法的专业资源支持,引领教师将“活到老,学到老”的终身教育理念在学习共同体中现实化;从而扎实地推进课程改革深入进行,促进教师专业的持续发展,全面提升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赢得社会各界和家长对学校办学的有力支持,最终为学生的健康成长创建无限的发展机会。这或许应该成为我们罗湖区乃至深圳市进一步教育教学改革一个共同的美好愿景!
    中大深处是春山,学人却在春山外。在香港中文大学培训的日程是紧凑而充实的,内容丰富,信息多维,白天时间基本在紧张的听课、思考与交流讨论中度过,以至被誉为“亚洲最美丽大学”的中大校园风光亦无暇观览。听课过程中,我们深刻地感觉:香港中文大学大学教授们的研究与教育实际联系非常紧密,对教育改革进程中出现的问题也极为关注,作为高校教育研究者,他们与中小学校教育工作者之间更是互动频繁,常常走进教育现场,不摆架子,不畏艰苦,不尚空谈,真做实干。在具体教学与研究中,往往采用现场访谈、问卷调查、个案分析等方式进行叙事、行动探究,成果显得扎实,结论也多富启发性,真正将教育研究与教育改革实践结合起来,从而使其课堂引人入胜、教研成果活力彰显。  在上课期间,每个老师都留出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的时间,让我们这些“学生”来讨论,用讨论、参与的方式来碰撞出思想的火花。我在想,我们一直强调要改变传统的、单一的说教的授课模式,让学生尽可能多的参与进来,用参与的模式来最大程度上的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把课堂真正的还给学生,但是我们又做到了多少呢?当然,我们说要把课堂还给学生,并不是说老师就彻底的“解放”了,让学生放任自流了,教师的主导性还是要发挥好的,课堂还是需要老师去把握的。
    改变,改革,要改的最主要的还是思想、还是意识。现在的教育,功利性越来越强、工具性越来越强,这样的教育改变了教育的本真,忽视了孩子们的天性。每个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权力,都有平等的得到老师关爱的权力,同样我们老师也有这样的义务去关心他们、爱护他们,这几年我们主张尽可能的帮助每一个学生去参加中考、去实现他们的梦想,就是不想剥夺他们的机会,同时,我们也努力搭建各种其它的平台,如搭建我们学校的“零点”铜管乐队,“丑小鸭”话剧社,“啄木鸟”版画社、“新绿”文学社,“阳光”健美操队等平台,让孩子们爱的能力和其它优秀的品格如勇敢、坚毅、团队精神、悲悯心生长起来,中考、高考会结束,但以上优秀品格却留了下来,而这些品格是他们有尊严地生活,走向成功和收获幸福的基础,我们的教育就是要让每一个学生有一个有尊严的人生、幸福的人生和成功的人生,就是想让更多的学生优秀。
    改变不了别人,我们可以改变自己。作为在一个初中从事基础教育工作的校长,我们希望通过改变我们的努力,去给我们学校的这些孩子更多、更大的平台,让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那作为一个在初中从事基础教育的教师,也应该充分的利用自己的课堂教学,利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往更好的方向去影响、去改变这些孩子的未来。
    改革、发展的趋势不可避免,也不能回避,希望我们所有的教师能够在基础教育改革这条路上做出一定的积极的探索,实现我们自己的教育梦,也实现学生的未来梦。
    最后,我们愿以尹弘飚教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课程改革?》的一课中的结论,作为本篇文章的结尾:
    我们需要不仅顺应时代要求而且满足自身宗旨的改革!
    我们需要不仅提出挑战而且提供支持的改革!
    我们需要具备而非缺乏人文关怀的改革!
    我们需要关注而非漠视教师感受的改革!
    我们需要倾听而非拒绝学生声音的改革!
    我们需要回应而非割断历史的改革!


上一篇文章:“东芳怡人”课改实验圈实验教师远赴山东取经学习    下一篇文章:区教研中心到新秀小学进行教学视导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