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值得去的地方,都没有捷径。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公益活动 |  改善自己 |  《深圳晚报》发表的作文与造句 |  《特区教育》发表的文章/1 |  《深圳青少年报》发表的文章 |  我的连载童话和故事 |  雕刻时光 |  《深圳晚报》造句 |  我的童话(含已获奖的童话) |  我的阅读感悟 |  成长印记 |  历史地理 |  有趣的数学 |  英语天地 |  各抒己见 |  乐海拾贝 |  朗诵佳文 |  动物世界 |  植物天地 |  等你来挑战 |  笔记大自然----用画来记录 |  受益无穷的故事 |  书海听涛/1 |  过去与现在的时事新闻 |  学习电脑 |  书法对联 |  名人故事 |  开心新闻 |  生活常识 |  后山小禅堂 |  成语故事 |  语文知识 |  美丽星球 |  诸相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963 篇文章   197 个评论


博主说明:学生
姓名:陈治涛
学校:东晓小学
空间等级:44 >
现有积分:25739
距离下一等级:1761分
空间排名:学生类 第2

 
最新文章
 
学霸养成记
有效背诵课文的八条原则
阳光人生十大守则
发现人生财富的108个秘密
诗人的好处是,可以使人们诚实地面对世界
由平凡走向非凡的12级台阶
 
随机阅读
 
短歌行 〔两汉〕曹操
送东阳马生序〔明〕宋濂
Win10固态硬盘活动时间100%原因与.
理科生眼中的抗美援朝战争
让人内心强大的八个习惯
马拉多纳去世,这是他的经典进球和传奇一生.
 
推荐文章
 
神造的东西减少,人造的东西增多
《老子》的十大精髓哲理
做自己最大的贵人
每个人都有别人羡慕不已的东西
探监室传来的哭声
母亲,我永远的牵挂

11月
12 2011
 

红玫瑰旅馆的客人第l四章------- 安房直子


   作者:陈治涛 发表时间-10 :59:36  阅读( 120 )| 评论( 0 )

《第四章》
  饭厅里,晚会已经彻底准备好了。

  刚才还分散放在屋子里的六张餐桌,全都被集中到了中央,拼成了一张大餐桌,上面铺上了雪白的桌布。还插了许多蓝色的野绣球花。不过,客人还是稀稀拉拉的。

  兔子坐在靠边的座位上。旁边是羚羊姑娘。而围着蓝围巾、叼着烟斗的野猪,则稳稳当当地坐在了正面最显眼的位置上。

  “没什么客人来呀。”

  我嘀咕了一句,坐在门边椅子上的大斑啄木鸟哈哈大笑起来:

  “这就不错了。就是收到了请柬,也不一定会来呀。”

  “为什么呢……”

  我突然于心不安,找起北村治的身影来了。

  阿治正神色严肃地往上端装三明治的银托盘。狐狸系着雪白的围裙,戴着雪白的帽子,正在为客人倒饮料,她一看到我,便指着野猪对面的一个座位说:

  “来来来,这里请。”

  我在那里一坐下,野猪喷了一大口香烟,说:

  “嗬呀,真希罕,人类的女孩。”

  我顿时火冒三丈。希罕的正是你。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围着围巾、抽烟的野猪呢,而且还那么不懂礼貌!这种场合,至少也要招呼一声吧!可能是我的脸色相当难看吧,北村治走过来,冲野猪解释说:

  “这位可是作家呀。前不久还获得过文学奖的,现在是在山里写作呢!”

  “是吗?”

  野猪点点头,又盯着我问:

  “作家,也就是编故事的人吧?”

  这时,坐在靠边座位上的兔子,突然高声尖叫起来:

   “那样的话,我可要求您了。请作家写一篇我的故事吧。一个非常、非常伤心的兔子的故事。”

  兔子红豆般的眼睛湿润了,认真地说。

  可野猪也不甘沉默:

  “哎呀,野猪的故事,可要比兔子有意思多了。”

  听他这么一说,大斑啄木鸟从旁边插嘴道:

  “写写鸟的故事吧,鸟。”

  听了这话,落在饭厅窗框上的鹪鹩、鹦鹉和斑鸫也闹开了。

  “说的对,说的太对了,鸟的故事才最有意思呢。”

  我烦死了,用两手捂着耳朵叫道:

  “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写。”

  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然后,发窘地抓起三明治,或是喝起水来。没有办法,我也咬了一口三明治,哇,这可太好吃了!是一种蛋黄酱和鲜奶油混在一起的无法形容的美味!我佩服起狐狸的手艺来了。这时,野猪突然开口说:

  “那么,咱们就来干一杯吧!”

  我呆住了,叫道:

  “就这么几个客人?”

  野猪那尖尖的嘴显得更尖了,抖着腿说:

  “可是已经到时间了呀,时间到了!”

  看样子,野猪已经饿坏了。

  “奇怪的晚会!”

  我嘀咕了一句。这时,我腿上的小号说话了:

  “你怎么忘了?欢快的短曲,欢快的短曲!”

  我一边打开包着小号的布,一边轻声地问小号:

  “可是……是不是还早了一点?”

  小号用沉着冷静的声音,果断地说:

  “不要紧。只要欢快的短曲一响起来,就行了。来,开始吹吧。”

  就这样,我站了起来,大声地说:

  “在干杯前,我先来一段欢快的短曲吧!”

  说完,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吹起了小号。

  华丽的声音响了起来。

  饭厅里立刻充满了金色的光辉,客人们都屏住了呼吸。那是多么圆润的音色啊!野猪和兔子合着小号的旋律,摇晃起身体来。北村治瞪圆了眼睛看着我。

  当我吹完了这首短曲才发现,你猜怎么样?饭厅的窗户上和门口那里,里里外外挤满了新来的客人。松鼠一家、老鼠一家老小、狸子父子、黄鼠狼夫妇,还有一个穿着透明的绿色衣服的怪人夹杂在里面呢!

  客人们一齐鼓掌。就这样,新来的客人像洪水一样拥进了饭厅,饭厅一下子就满员了,晚会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热烈起来。

  “那么,来干杯吧!”

  野猪兴高采烈地站了起来。

  可是,一个尖利的声音从角落里响了起来。

  “再等一等!”

  只见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长头发女孩,一脸严肃地看着这边。

  “她是谁?”

  我问了一句,野猪不高兴地回答:

  “是风姑娘呀。”

  我吃惊地说:

  “风姑娘,就是风之精吧?”

  周围的客人一起点点头。风姑娘站起来,一个劲儿地祈求着:

  “再等一等。我的未婚夫马上就到了。”

  饭厅里顿时就吵嚷开了。

  风姑娘的未婚夫?这女孩是什么时候订婚的呢?对方究竟是谁呢……从身边传来这样的窃窃私语。我大声地问道:

  “你的未婚夫也是风吗?”

  于是,从饭厅的角落里,传来了风姑娘那如同长笛一般的声音:

  “不是。我的未婚夫是鹿。住在蕨菜山的一头英俊的鹿。”

  “什么?蕨菜山?”

  我惊呆了。

  “住在那么远的山里的鹿,现在过来?”

  风姑娘说:

   “从蕨菜山到这里,对于鹿来说,只要腿一跃就到了。对于我来说,也只要腿一跃就到了。我刚才还和鹿一起在蕨菜山呢。正捡着梅子,就听到了小号那欢快的短曲。那声音实在是太优美了,优美得让人头晕眼花,于是,我们俩就决定去看看,我跳到了鹿的背上,呼呼地飞了起来……啊,半路上,我的身体飘飘悠悠地浮到了空中,所以比鹿早到了。”

  说完,风姑娘歪着头,竖耳倾听起来:

  “不过,鹿也马上就到了。听呀,听呀,可以听到脚步声了吧?”

  风姑娘蹦了起来。饭厅里的客人全都静了下来,一起竖耳倾听起来,可是好像谁的耳朵也没有听到。就连一向认为自己的耳朵最灵的兔子,也一脸奇怪的表情不说话了。可是风姑娘还是一个人在那里蹦着。

   “啊,他马上就要到了。还有七公里,六公里,五公里,三公里,马上就到,马上就到了……可是,”说到这里,风姑娘面带愁容地说看着我。然后,就像在背台词一样,这样说道:

  “喂,小号!请你再吹一次欢快的短曲吧,传到他的耳朵里!让他不要迷路,一口气跑到这里来吧!请你吹得嘹亮一点。”

  没办法,我站了起来,又一次吹响了小号。

  小号那金子般的音色,从敞开的窗户里飘了出去。那骄傲、灿烂的音色,向整个森林宣告:红玫瑰旅馆的晚会开始了!

  当第二回的欢快的短曲一结束,就从远处传来了“砰、砰”的脚步声。风姑娘跳了起来,跑到窗口挥舞着双手叫道:

  “来了,来了,他来了。这里,这里!”

  不到三分钟,鹿就气喘吁吁地进了饭厅。是一头毛色光泽、雄壮的公鹿。狐狸把公鹿带到风姑娘旁边的座位上,送来加了冰块的冷水。风姑娘紧紧地依偎着鹿,夸张地叹着气说:啊,太好了,总算是赶上了。我心里有点不痛快了,说什么哪!还不是我让他赶上的!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都是这个样子?随随便便,不懂礼貌,让大家等了这么久,还让人家特地为她吹小号,一下子就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一边收小号,一边用冷冷的目光看着风姑娘。

  不过,狐狸可真行。一直不失满面笑容,一边用湿毛巾给鹿擦汗,一边说:

  “那么,请一定来我们红玫瑰旅馆举办婚礼哟!”

  啊,可真会做生意呀……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变得焦躁不安起来,拿起果汁杯子,冷冷地说:

  “来,开始吧。”

  这回可是真的开始了。野猪霍地站了起来:“咱们干杯吧。祝贺红玫瑰旅馆开张!”

  野猪一边说,一边高高举起了果汁杯子。于是,客人们一齐站了起来。阿治和狐狸也拿起了杯子。鸟儿们各就各位,一动不动地停在那里。

  “北村治先生,祝贺你!”

  野猪说。大家也跟着说:祝贺你,祝贺你!阿治背靠着墙,毕恭毕敬地站着。边上是狐狸,害羞地紧挨着北村治,看上去就好像是他的太太一样。阿治低着头,坐立不安地说:多亏了大家来帮忙。狐狸聚精会神地听着,不停地点头。

  奇怪呀,我想,阿治的身边为什么是狐狸呢?那里应该站着一位美丽的人类的太太的呀。趁狐狸回到厨房去端菜,我悄悄招招手,叫阿治:

  “喂,怎么回事?为什么狐狸像你的太太似的?她不是佣人吗?”

  阿治为难地低下头,说:

   “不,她很会做菜。所以,我想就是把她当太太也不错。没有她,这家旅馆就开不下去了。”真是的,太没出息了!我故事的主人公竟然娶了个狐狸做媳妇……我绝对不允许。正当我忍不住要大声地说“你要振作起来呀!不管多会做菜,那样的……”时,冷不防,从后面传来一个不高兴的声音:

  “那样的,是什么样的?”

  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狐狸拿一个银水壶,正目光炯炯地盯着我呢。那目光里包含着一种不寻常的东西,那是一双可怕的眼睛,似乎是下定决心要和我决战了。我慌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只听狐狸说道:

  “真有意思。我和你,到底是谁更配做这家旅馆的太太,咱们比比看吧!”

  听了这话,野猪啪地拍了拍手,叫道:

  “哈,这可太有意思了,今天的晚会成了红玫瑰旅馆媳妇选拔赛了。”

  周围立刻响起了一片掌声。

  野猪接着说:

   “阿治,怎么样?人类的姑娘和狐狸,到底是谁更配做这家旅馆的媳妇,就让她们在这里干干看吧……”

  阿治看上去为难极了,嘴上嘀嘀咕咕地不知在说什么。可是,我的耳朵什么也听不见。看样子,他是一个十分懦弱的人,又要顾及狐狸,又要顾及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我焦躁不安起来,甚至开始蔑视起阿治来了。于是,我用不高兴的声音斩钉截铁地说:

  “我想这是一个好主意!”

  狐狸也像鹦鹉学舌似的重复了一遍:

  “我想这是一个好主意!”

  充满了自信心的声音。饭厅里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阿治更加坐立不安了,想去劝狐狸,可是狐狸已经扎紧了围裙的带子:

   “那么,在比赛开始之前,先请大家进餐吧。我会把做好的菜,全部端到这里来,请大家吃个够。”

  狐狸说完,就大模大样地消失在了厨房里,然后,就开始用银托盘上起菜来了:青豆汤,炖红芜菁,炒款冬叶,苹果核桃仁色拉,野玫瑰果果冻。

  每当新的菜端上来时,客人们就会发出一片欢呼声。每一道菜都可以得满分。

  “还有必要比赛吗?”

  大斑啄木鸟一边啄着苹果色拉,一边说。

  “只要看看这些菜,就已经知道谁胜谁负了。”

  小鸟们齐声叫道:

  “就是,就是。”

  可是,兔子却眨巴着红眼珠,摇了摇头。

   “那可不行。说不定人类的姑娘做的菜更好吃呢!如果不让双方做同样的东西,公平地品尝,怎么能决定呢!”

  “那倒也是。应该让这位作家也来做做菜。”

  野猪点点头。这下可糟了,我想。因为我从来没有正正经经地做过菜。要是真的比起来,那我就输定了。我扫了一眼满满一桌子的菜盘,暗暗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小甜饼干端到桌子上来了,就是刚才狐狸与鹪鹩们一起做的小点心,小小的,圆圆的,像铜钱一般大小。只看了一眼,我就知道这没有烤好。尝了一块,果然不出我之所料,那些小甜饼干松松垮垮的,一股小苏打的苦味儿。狐狸正忙着做别的菜,好像有点忙不过来了。

  (那么,就让咱们来以点心决胜负吧!)

  我想。要一本正经地做老一套的菜,我会输,可要是用新点子做点心的话,也许我会赢。我站起来,对大家说:

   “那么,你们看这样行吗?比赛做最配这家红玫瑰旅馆的点心。不是常见的点心,做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森林里的旅馆的点心,将来能留下来做这家旅馆特产的点心。这是一场点子手艺的比赛。”

  “那太好了!”野猪立刻就大声赞成道。

   “两个候选人做红玫瑰旅馆的特产点心。然后,由我们来品尝打分。我说,各位,怎么样?”

  立刻响起了掌声。小鸟们拍打着翅膀,表示赞成。惟有北村治一个人绷着面孔,嘴里不知嘀咕着什么,可狐狸和我都斗志昂扬,屋子里热气腾腾。狐狸从厨房里拿来一条雪白的围裙,故意彬彬有礼地递给我。脸上没有一丝笑容。我也紧闭着嘴,故作彬彬有礼地接过围裙。围裙雪白,浆洗得硬邦邦的。我麻利地系好围裙,向大家鞠了一躬。狐狸也毫不示弱地鞠了一躬。

  “要比多长时间?”

  野猪看着手表嘀咕说。

  “一两个小时吧!”

  兔子一边优雅地吃着三明治,一边嘀咕说,狐狸立刻以一种严厉的声音叫道:

  “不行。得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那也太长了吧。要过8点了。”

  野猪皱了皱眉头。接着,小鸟们也开始叽叽喳喳地表示不满。也就是说,过了8点,还不知道会不会醒着呢。那倒也是。小鸟总是早睡早起的。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羚羊,一边摇了摇脖子上的银项链,一边说:等那么久,一定会很无聊的。然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北村治,这时却果断地说:

   “就给她们三个小时吧。咱们可以一边快乐地开晚会,一边等。睡着了的,三个小时以后我会叫醒。”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阿治这么充满自信地说话。阿治的这番话,终于一锤定音。野猪大声宣布:

   “下面,比赛开始!在下面的三个小时里,狐狸与人类的姑娘比赛谁做的点心更好吃。赢了的一方,将成为阿治的媳妇!”

  最后一句话,嗵的一声在我心里震响。事情变得多么可怕啊!简直就像西方的古老传说一样,两位“公主”紧张得身体都僵住了,“王子”脸色苍白地盯着我们。




上一篇文章:红玫瑰旅馆的客人第三章------- 安房直子    下一篇文章: 红玫瑰旅馆的客人第五章------- 安房直子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