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衣秀才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旧作归档/5 |  大千随笔 |  大千聊斋 |  人生走笔 |  我吟我唱 |  口无遮拦 |  啼笑皆非 |  竹一涂鸦 |  文字拚盘 |  博中微博 |  击节赞赏 | 
本博客空间统计:   96 篇文章   10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陈启兴
学校:行知职业技术学校
空间等级:23 >
现有积分:1199
距离下一等级:101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99

 
最新文章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蒲公英之歌(歌词)
某报通讯员赵亦城
捉特务(故事)
 
随机阅读
 
创新作业设计策略
《里程表》第二课时听课
《里程表》第一课时听课
臻美数学——创新作业设计策略
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可怕的喷嚏
 
推荐文章
 
平头百姓——第四章:放逐与屈辱
平头百姓——第三章: 捉“特务”
平头百姓——第二章:“右派”父亲

5月
16 2020
 

捉特务(故事)


   作者:陈启兴 发表时间-17 :44:51  阅读( 8 )| 评论( 0 )

 微信图片_20200516173159.jpg

        俗话说:“鬼吓人,吓不死人,人吓人可真会吓死人。” 其实鬼吓人既不可怕,人吓人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吓自己。
       下面讲的就是自己吓自己的故事,实在是够热闹的。

       荒诞年代尽出荒诞事,那“捉特务”就是其中一件。
       那是1968年秋天的一个夜晚,公社民兵营长刘革开了一天的会议后,和几个造反派头头一道喝酒,喝了个晕头转向,才顶着月亮七冲八撞地往家走。
       走着走着,来到了鬼马岗,这鬼马岗可是个乱坟堆, 到处是一个个的坟包包,一到晚上,胆小的人就不敢从这里走。当然,作为民兵营长的刘革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还能怕鬼吗? 他走到岗上,觉得很累,就在路边一块大石头旁边坐下,掏出香烟抽了起来。
      突然他听到一阵奇特的声音“滴滴、滴滴 ……”刘革意识到,这不是鸟鸣,也不是兽叫,那是什么声音呢? 他猛然想起在电影里曾经有过这样的声音,对!那不是无线电发报机的发报声吗?好哇,这狗特务还真他妈的会找地方,居然在这遍地坟堆的鬼马岗搞名堂!
      刘革想到这里,顿时醉意全消。他想冲上前去,大喝一声:“不许动,举起手来!”然后连人带发报机一锅端, 岂不立个大功。但是转念一想,不行!自己赤手空拳,万一特务有枪,不但立不了功,而且有生命危险。
       于是,刘革他灭掉烟,悄悄地绕过山寮,飞奔回村。 一声令下,将几十名民兵召集起来。一看气势还不够大,又紧急动员数十名群众。 100多口人集中在村口广场上, 刘革站在石墩子上做战前动员:“战友们,同志们,刚才我从公社回来,路过鬼马岗时,发现有特务在那里发报。我们决不能让狗特务如此胆大妄为!现在我就好比是只狗,你们通通是狗身上的毛,我这狗跑到哪里,你们这些毛也就跟到哪里,对不对?”“ 对!”“ 好!鬼马岗上有块肉,必须把它叼来吃掉,有没有信心?”“有!”“现在出发!”刘革手一挥,领着一支扛棍荷锄又带刀的队伍,浩浩荡荡开赴鬼马岗。
        走出三里地,队伍来到鬼马岗,刘革一声立下,队伍散开,占据有利地形,就地趴下。 刘革细细一听: “滴滴”声已经消失,就大声喊道:“ 狗特务,你们已经被包围,跑不了啦,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快把枪扔出来,缴枪不杀!” 可是喊了半天,毫无动静。刘革大声喊道:“同志们,为国立功的机会到了!给我打亮手电筒, 搜!” 他话音一落,几十支手电筒亮了,把整个鬼马岗照得如同白昼,可是踏遍整个山寮,别说是人,连鬼影也没见一个。
       “妈的,怎么比兔子还快,跑啦?” 刘革很失望, 但又不甘心就此罢休。 他四处搜索,想找出点什么遗物或线索来,可也一无所获。最后,她怒气冲冲地说:“他妈的,你有孙悟空72变的本事, 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去!”他立即把人马分成两路,一路继续搜山,他自己带一路到临近各个村子进行搜查。整整一个晚上, 闹了个鸡飞狗跳, 啥也没有得到的。
        第二天刘革到公社汇报情况,直到天黑才回家。在路过鬼马岗的时候,他就停住脚步,细细一听,啊!那“滴滴、滴滴”的声音又出现了! 他顿时兴奋起来,心想: 好啊,昨晚让你溜了,今晚你可逃不掉啦!他想到这里,紧了紧裤腰带,卷了卷袖子,顺着声音,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来到一个坟堆旁边,细细判断,声音是从坟墓里边发出来的,莫非这坟墓是特务的据点?他围着坟堆转了一圈,又趴下一听,这才恍然大悟,什么发报机?原来是蟋蟀在叫。
        事情到此本该结束了,可谁知刘革在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扭伤了腿。他碍于面子,不但不说是蟋蟀害苦了他,反而添油加醋地说是又在鬼马岗发现特务发报。因此他的医药费得到了报销,躺着可以拿工资。他是得利了,可害苦了民兵们,在这鬼马岗上守候了十多个夜晚,连特务的毛都没抓到一根。(作品发表于上海《故事会》1995年第5期)


上一篇文章:我很想养一条狗(杂文)    下一篇文章:某报通讯员赵亦城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