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光辉的空间
                     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最新阅读 |  速读 |  难忘时光 |  悦读 |  心情驿站 |  茶酒人生 |  家教分享 |  家乡 |  2018葡西之旅 |  学习资料 |  家庭教育 |  教学音频画 |  我的收藏 |  高三岁月 |  高三教学 |  高三课件 |  高三试题精选 |  粤版新教材课件 |  粤版新教材教学 |  粤版新教材试题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1055 篇文章   786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丁光辉
学校:罗湖区教育科学研究院
空间等级:57 >
现有积分:103824
距离下一等级:6176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3

 
最新文章
 
心醉深秋( 文:云草)
霜降:秋天的最后一次回眸(转)
变老的时候(转)
“南昌起义”参加者——30位黄埔生名单一.
红色特工郭汝瑰觉得自己快要暴露想撤离,不.
庐山会议上,九位元帅是如何看待彭德怀的?
 
随机阅读
 
2020年第77跑
2020年第76跑
一抔月之壤,告慰毛主席
陈文卿老师《我们教了孩子什么》——用心生.
三年级每周一练(11)
三年级每周一练(10)答案
 
推荐文章
 
2020广州一模(一测)12篇标杆作文、.
2018年感动中国人物!
新学年校历
快看!最全2018高考作文题汇总来了
2018年高考作文题出炉!附专家解读各省.
2018年, 我们拿什么留住教师?

4月
24 2020
 

“黄吴李邱”之老表——李作鹏将军


   作者:丁光辉 发表时间-8 :59:31  阅读( 377 )| 评论( 0 )

 




砥柱中流、愈挫愈奋,

这是李作鹏晚年最喜欢的两幅字,

无论晚年落难住在太原还是住在北京,他都把他自己写的这两幅字挂在客厅。按他的说法:

一幅是寓意他的前半生经历,

另一幅是代表他后半生的经历。


在“黄吴李邱四大金刚”中,

李作鹏性格最为突出,将军始终是性情中人,锋芒毕露,刚硬不屈。


他晚年接受采访往往“口无遮拦、大鸣大放”。

电影《大决战》上映后,全国好评如潮。

当军中著名作家采访他对影片“林、罗、刘”角色的看法。换成别人即使有意见,也最多说些“还不错”的客套话,他却连讲三个“假林彪、假罗荣桓、假刘亚楼”,一言概之,剧中角色都与事实不符。


言辞之激进丝毫不像一个晚年历经磨难老者的语气。这与晚年吴法宪的低调、邱会作的谨言非常不同。



“有些傲气,待人不够谦虚,办事有些急躁”

——这是罗荣桓元帅抗战时对李作鹏地提醒。

但罗帅往往对自己熟悉的、亲近的批评最严,当年他批评黄永胜也较“狠”,但黄永胜直至晚年,谈起罗帅都像大哥一样怀念和尊重。

罗帅被公认为政治元帅,当之无愧。


李作鹏在回忆录中详细地描述了一个进入东北的插曲,很能说明两人的性格。


抗战结束后,中央急调时任山东军区司令的罗荣桓和参谋处长的李作鹏开赴东北。

初到东北,人生地不熟,

碰到辽南人民军司令部的司令程世才,程世才不认识他们,但架子挺大,态度傲慢,上来就把罗帅一顿盘问:“你多大岁数,你老家是哪个省,你过去做过什么工作,你们来了多少部队”。罗帅对此一一予以回答。


李作鹏回忆录中敬佩罗荣桓的耐心和肚量宏大,而自己的暴脾气哪受得了这些,心想你一个地方部队主官,叽叽歪歪盘问我们山东主力八路的首长、新任东北民主联军的政委。

他当即受不了插话道:“罗政委身体不好,中央要我们赶快到沈阳,你赶紧派车”。这样才把这次莫名其妙的盘问结束。


老徐分析,程世才是四方面军的干部,原来张国焘主政时,排斥打压知识分子干部,所用之人多为“大老粗型”的工农干部,自然对戴眼镜的罗帅、戴墨镜的李作鹏产生了怀疑和盘问。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当时那么多部队从各个根据地进入东北,在组织体系、指挥机关尚未建好的情况下,初期难免有些混乱。



身材高大,戴副墨镜,面相严肃,这是李作鹏的人设标签。

难怪当年海军大院家属会用“李瞎子来了”来吓唬啼哭的孩子。


在开国将帅中,老徐印象里只有“陈老总”也经常戴副墨镜。陈老总是因为心宽体胖,有时容易打瞌睡,为在外事活动中不因睡着了影响党和国家的形象,总理建议戴的。


李作鹏戴墨镜,是因为他的右眼在抗战中被日本人的毒气弹熏瞎。颇有点战争戏剧的是:李作鹏潜入北平治眼睛时,他对日本医院的治疗水平比较信服,但当年经费没带够,只能去了带慈善性质的美国教会办的协和医院,结果手术失败。按他的想法,如果当时去了日本人开的医院,他的右眼或许还能保住。


顺带提下,许多四野老人对于当年日本战败后,被共产党留下的日本医护人员都记忆深刻:“说他们医术精湛,工作认真负责”。

不光医护人员,东北联军还接收了大批日军留下的技术人员,从兵工厂到东北老航校背后都有日本人的身影。


前几年日本还拍了个此类题材的电视连续剧叫《红十字“女人们的入伍通知单”》,片中整体对我党和军队的形象还是比较正面的,

尤其是那些日本女护士,在我党教育下说话的共产党员的语气,真让老徐感叹当年我党政治思想工作的强大性。


李作鹏的刚硬在身陷囹圄的时候也不改本色。

隔离审查期间对于不实的指控,他敢拍桌子大骂专案组人员,“你们简直放他娘的狗屁”;关押初期饭菜伙食极其不好,他绝食或者干脆把饭菜打翻在地,大声吼叫,“没肉不吃,老子要吃肉”。


于是也就有了后来主席的著名批示:“对黄吴李邱,我们现在有条件给他们吃好些,他们有资格吃好些,我们应该让他们吃得好些”。


结果最高指示一出,伙食立马改善,不仅有肉,还有牛奶、水果。按李作鹏的回忆,比在家里吃得还好。



不光李作鹏刚硬,其夫人董其采也个性鲜明、十分刚烈,九一三后也一直奋力抗争,这在四大金刚中只有李家。

但这两个性格刚烈的人却八字最和、始终相濡以沫,夫妻感情至深。

晚年的李作鹏几次在家中突发心脏病,都是夫人正好在家,火速给他上了“几颗炮弹”(硝酸甘油),转危为安。


他还有个大哥叫李仁鹏,

早年也参加了大革命,倾向于共产党。“四一二”后被国民党通缉,后在父亲疏通下免于追究。红军打来后,又被红军逮捕,几经折腾后,便对革命失去信心,后加入国民党。

49年解放前,李作鹏写信叫他留下,他也认为有个当解放军军级干部的弟弟“罩住自己”,不会有事,但吉安一解放就被逮捕判刑,死在劳改中,一世坎坷,结局悲惨。

 

将军参加红军时只有16岁,

母亲万分不舍,由于他母亲家是道教世家,外公和舅舅都是乡村道士,于是便请了个阴阳先生给李作鹏算了一命。阴阳先生说:“一个包袱一把伞,出外可以当老板”。母亲非常迷信,虽很不舍,但也就没有阻拦。


李作鹏的确是做“老板”的命。

刚参加红军,

就被选上朱德总司令的“御前带刀侍卫”;

进入红军总部后,

他贴身掌管时任中革军委副主席的总理与上海党中央联络的机要密码本;


抗战时代又是主力部队115师的“核心参座”;

解放战争时期,在东野指挥机关“初次外放”作战部队,就是师长兼纵队副司令起步,像他这样没有从班、排、连、营、团的一级级历练上来,在开国将领里也不多见。


并且日后李作鹏的老板的确做得很大,当了海军的“大掌柜”。

纵观将军戎马一生,“做伙计都是高大上”。

 


PART

 


李作鹏的“骄傲”有性格使然,

但他的确是有足以骄傲的资本。

将军相貌年轻时就颇有军人的威严,又有过几年小学的文化底子,参军新兵连刚结束后,就被杨立三(后来做过总后勤部部长,总理感念其在红军过雪山草地时抬过病重的自己,杨去世时亲自为他抬棺)选中去总司令部传令排当传令兵,接触的都是红军高层指挥员;


一年后又被选上了朱德总司令的四名贴身警卫员之一。年纪轻轻,就背着当年红军极其罕见的德式手提机关枪(类似冲锋枪)跟在红军总司令身边,形影不离,威风极了。


而与他同龄参军的,很多只能配把大刀,能发一把汉阳造、给几发子弹就已经是很骄傲了。


当上总司令的警卫员不久,

1932年,他年仅18岁,就迅速入党。

选调到中革军委机要科,进入军委机密核心部门,在机要科他负责保存和翻译总理从上海带来的密码本(专门与上海中央联络的密码本);后又在中革军委二局当参谋、译校科科长,是我党我军最早的一批情报侦听破译人员,对红军能顺利到达陕北立下了卓越的军功。


在同时代的红军战士中,

他较早近距离接触党内、军内高层,知晓军内核心机密,起点极高。

毋庸置疑,李作鹏的个人智商、机敏以及能力在其同时代的人中肯定是出类拔萃的。


此等经历,怎能不骄傲!

放在我老徐身上,

恐怕尾巴都要伸出裤子翘起来。


晚年李作鹏曾言没有他,红军过不了草地。

但这话就有点过了。

侦听破译工作不是你一个人吗,要讲功劳也是集体的功劳。尤其是中央红军著名的“破译三杰”曾希圣、曹祥仁、邹毕兆。

还有负责侦听、报务的王诤:

其孙子王雷雷是十几年前IT界的红人,公司由李嘉诚的红颜周女士投资。当年在央视“对话”栏目中挑衅的眼神直盯张朝阳,张教父后来一直患有抑郁症,老徐瞎猜,估计是那次被他盯得。

胡立教,文革后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其养子就是当年80年代严打时,在上海被枪毙的胡晓阳。

老徐思量破译工作应该是种非常复杂、高智商、高学历的工作。

可当时国民党方面有那么多科班出身的人才,却一直破译不了中共的情报,而红军破译三杰中的曹祥仁、邹毕兆,包括李作鹏却都没有多少文化,破译工作都是边学边干,并按曹祥仁、邹毕兆的说法,国民党的密码再复杂、再变动,一般几个月就能破译出来。

真是英雄不问出身,国民党不败都说不过去。

 


PART

 


“我活着你们不能反对李作鹏,我死了你们也不能反李作鹏。”

林彪文革期间的这段话是他当年的护身符,也是他日后身陷囹圄的罪证。

林彪对他的信任其实也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他是用能力与战功确立了在林总心中的地位。



在抗大李作鹏就被林彪看中,

毕业不久就被调入115师任侦查科长,但因林彪负伤赴苏联养病,他与林彪的交集时间其实很短。


抗战时期他实际长期在陈光、罗荣桓手下工作,历任115师总部机关作战科长、参谋处长。在山东待的时间较长,与接替林彪任115师代理师长的陈光关系密切。



全国解放后,“陈光事件”发生时,

因为他与陈光私交深厚,叶帅亲自布置任务,让李作鹏找个借口“调虎离山”,以便避开陈光,在他家里“动手查抄”。

李作鹏深知这是组织最终决定,推脱不了,只有怀着极其纠结复杂的心情,以陈光要尽地主之谊带他游玩广州为借口,“骗”了老首长出来。


对于陈光后来的遭遇,以及自已万般无奈接下的“苦差”,他直到晚年都耿耿于怀。


解放战争时期,林彪执掌东北大局,

李作鹏重新归到林总身边任参谋处长。但只有短暂的八个月,期间林彪的一次痛骂,间接导致李作鹏调离总部,下到纵队。


四平撤退后,李作鹏手下一个作战科长叛变投敌,东北联军被杜聿明追的一路北撤,形势十分危急,部队已有议论,“林总还能不能指挥打仗”,林彪当时心情十分焦急和沮丧。

本来王继芳叛逃一事,林彪就对李作鹏有看法,恰在当时,李作鹏在在一次撤退到吉林舒兰的营地上,与苏静、张瑞等在管理处长何敬之的住处喝酒,林彪知道后,怒气冲冲推门而入,把桌子一拍,再用力把桌子掀翻,高声大骂:“你们还在这里醉生梦死,部队搞得这么乱七八糟,你们也不心急”,指着李作鹏大声说:“部队现在哪里,你们也不管”。说完摔门转身就走。


林彪发这么大的火在其一生中也极其罕见。

当时李作鹏吓得赶快跑回司令部,之后又主动到政治部主任陈正人(李作鹏吉安老乡,建国后第一任江西省委书记)面前承认错误,痛哭了一场。

对于林彪的这次痛骂,李作鹏也毫不避讳,坦言自己终身难忘,教训深刻。

下到纵队的李作鹏,通过自己在战场上的卓越表现重新获得了林彪的喜爱和信任。


要不然后来他从一纵又调到六纵,林彪把他当连长时期的“娘家老部队”(六纵16师,也就是后来号称解放军老祖宗的127师)都刻意让李作鹏来指挥,足见林对李的信任与期待。



PART

 


李作鹏中将真“”,把肖劲光大将都架空了。

这是文革中,其它兵种对海军的私下嘀咕。也是文革后李作鹏的罪状之一。


其实李作鹏和海军还是很有渊源的,

李作鹏生日在4月22日,“海军节”前一天;

解放战争时期,他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是解放军将领中作战跨度最长的之一。

当年他以第四野战军43军军长的身份,与韩先楚的40军共同解放了海南岛。是我军早期为数不多具有海战经验的开国将领。

解放海南岛的战绩对其后来调入海军工作肯定也有一定的影响,而与之有鲜明对比的是,前期的三野叶飞兵团却在渡海攻打金门时被胡琏灭了三个团,成为解放战争后期最大的败仗。


建国后,李作鹏的工作主要在军事教育以及军事训练上,调入海军任常务副司令有一定的偶然性,绝非后来官方的标准说法:李作鹏是林彪派到海军抢班夺权的。


实际上海军1950年组建时,有海军“终身司令”之称的肖劲光就向林彪提议调李作鹏到海军工作,但李作鹏当时认为自己不懂海军,并不想去。


六十年代初期,海军接连发生多起严重的政治事件(海航飞行员架机叛逃台湾)和训练事故(舰艇相撞沉没,死了40人)。

李作鹏时任总参军事训练部部长。


他是在海军出了严重问题后,作为军委检查团检查海军工作后,军委为加强海军的训练和政治工作调入的。

而军委原定李天佑去,但肖劲光不同意(海军工作出了这么严重的问题,肖劲光话语权还这么大,可见主席和林彪还是非常尊重肖的)。


在李作鹏调入海军的欢迎会上,

肖劲光说了三句话,“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第二天还设家宴请李作鹏夫妇吃饭。

肖劲光当时已年过六旬,心血管又出了问题,加之经常喜欢舞文弄墨的“小资习性”,对50岁不到,年富力强的老部下李作鹏是真心欢迎的。


文革中,在李作鹏还未任命海军党委第一书记、海军政委前,海军领导层出现了其它兵种未曾出现的司令、政委靠边站,副职实际掌控领导权力的现象。

但客观分析,海军出现这种现象还是有其特定历史原因的。

 

首先不排除李作鹏个人雄心勃勃。

但深处高位,又有几个没有点“政治野心”呢,否则主席发动文革,号召抢班夺权,为什么各单位都闹得那么凶。


其次前面说到海军正是因为出现许多问题后,军委为加强海军工作,调李作鹏为海军常务副司令,张秀川为海军政治部主任。

为了使海军问题迅速好转,

军委也是明文授权给二人多承担点一线工作的。肖劲光当时身体不好,对权力本就不太迷恋,乐得让李作鹏多管管。


另外李作鹏调入海军后,

工作成绩的确比较明显,受到主席以及林总、叶帅的肯定,加之李作鹏性格中的傲气和当仁不让,各种因素叠加造成了海军这一现象,全部指责李作鹏显然也不太公正。


至于在九一三事件后,李作鹏涉嫌私自篡改总理指示,放跑林彪乘坐的飞机,就更是匪夷所思,至今史界都说不清。


 

海军在文革中闹得凶,

但一墙之隔的空军大院却觉得比起空军,海军那点闹腾不算什么。

海军当时再乱,可始终有个“批而不倒”的大将肖劲光在那镇着,而不像空军,文革期间几十个中将、少将,谁都不服谁,一派倒了,另一派又起,反复折腾,闹得更凶。


肖劲光大将在党内军内资格极老,

年轻时和同学任弼时就一起去了苏联,还见过列宁。北伐时期就是军党代表,官拜中将,而林彪当时还是个排长。

他是开国将帅中唯一一个从大革命时期到解放后号称只升了两级的——从中将到大将。


李作鹏也知道主席和林彪对肖劲光是“可批,但一定要保”的真实态度,所以他对肖劲光搞所谓残酷迫害的罪状,不合逻辑常理。

况且林总文革期间还曾对李作鹏说过,“在东北期间,几个副司令,他和肖劲光合作的最为融洽”。李难道听不出意思吗?


看到原海军政委苏振华被批斗的惨状,

李作鹏在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的:

“我看了后,觉得这样的残酷批斗会把人整死。因此我反复考虑,最后将苏振华保护起来。

当天就派人以海军党委的名义把他从造反派要了回来,交给海政保卫部,秘密隐藏起来,救了他一条老命”。


透着纸,都能感受到

活生生的李作鹏的性格和语气。


 

对于那段特殊时期,

在李作鹏、邱会作的回忆录中都还共同提到了一件事,让老徐印象深刻。


杨成武出事时,总理安排李作鹏和邱会作一起去杨家通知他即刻到人民大会堂开会,杨成武已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在和儿女告别时,他的二女儿很泼辣,马上站在凳子上,高喊革命口号,还指挥家属和工作人员唱国际歌,并坚强的昂起头对杨成武说:“爸爸你放心去,不要担心家里,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等等”。


邱、李二人当年本就不想揽这差事,看见此景,十分感叹,在那种环境下敢于如此抗争,不愧是将门虎女。


而与杨成武一强之隔的徐帅家中,

徐帅的秘书当时看见警卫部队在更换,引起了警惕,以为徐帅也出了问题,就未经请示,为了政治表现,私自把徐帅给扣了起来,并收缴了徐帅保密文件柜的钥匙,引发了一场“乌龙”。


所以难怪文革后,老干部选秘书都喜欢在战友、同事圈中子弟选,可能当年被身边工作人员背叛、造反“落下了病根”。

 


PART



 

八十年代初期的那场公审后,

李作鹏保外就医,安置在山西太原。与他同案的黄永胜在青岛;吴法宪在济南;邱会作在西安。

“黄吴李邱四大金刚”,至此天各一方。



作为江西老表的“吴李邱”,

除了都曾经辉煌一时,晚年落难蒙冤(通通判刑,而不像其他许多老革命只是打倒,文革后都陆续恢复了工作或待遇)的共性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都比较长寿。吴法宪、邱会作都活到了近90岁。


李作鹏外号 “李大烧锅”,

早年烟酒不离、心脏又不好、晚年还长期离不开氧气瓶、且性格如此刚硬的情况下还寿命最长,活到了95。

比他自己制定的生命计划最高纲领——“活到九十”,还多了五年。


三位老人在其无法享受原来首长医疗保健待遇的境况下,且晚年背负冤屈,竟能活的如此高寿,老将军“八字确实硬啊”。

 

李作鹏的家乡已改叫吉安青原区,

现在已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赣江上几座大桥连通老城,俨然吉安的浦东新区。

江西吉安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自古以来人才辈出,更有好事者把几代领导的祖籍都考证在吉安地区。


老徐尤其看不惯的是一些门户网站的江西频道,往往最近江西人在哪里做了什么干部,就在首页上大肆显摆,甚至江西人在外地做了个处级的干部,也要在首页推送一番。

什么个意思!“老乡商会跑关系指南”?

江西人都死绝了吗,外地当上处级干部也要显摆一番吗?无聊至极。


而当年叱咤军界,风云一时的江西老表“吴李邱”却还有几人还记得。



斯人已逝,是非成败转头空。

站在赣水之滨,我仿佛看到90年前,

红军攻打吉安城时,那个手持梭镖,隔着赣江,

向着对岸老城摇旗呐喊的曾经少年。



上一篇文章:党内外闻名的团中央“三胡”是指谁?    下一篇文章:历史上10个惊人的巧合!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