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的日子
                     自在飞!心像叶子一样飘落,微笑着,抬头看树上那一抹新绿。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放飞晴空 |  品茗轩 |  科学小径 |  花语 |  故事"菜" |  乖乖的美文逸事 |  教学自由地 |  原汁原味的论文集 | 
本博客空间统计:   223 篇文章   1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李玉玲
学校:大望学校
空间等级:27 >
现有积分:2558
距离下一等级:342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245

 
最新文章
 
浅谈少先队工作中的榜样教育
队课、班会、学科课程辨异
浅谈如何提高音乐学科听课、评课的科研效能
森林,和我一起长大
以“心理共情”手段纠正初中音乐课“哑唱”.
少先队辅导员的“最美”随想
 
随机阅读
 
202001一年级英语(上)综合素养阳光.
202001一年级英语(上)综合素养阳光.
转载:姚明3200米13分16秒让年轻运.
关于香港国安立法决定的9个疑问,都有回应.
3B U11微课(1).mp4
林郑致信!
 
推荐文章
 

4月
27 2016
 

森林,和我一起长大


   作者:李玉玲 发表时间-14 :26:58  阅读( 471 )| 评论( 0 )

 


我的家乡四面环水,由细沙堆积的江心小岛之上,能与“林”相提的大体也只是竹园、果园。虽然,常常可从园的这端看到另一端迷离涣散的光里大人荷锄游动的身影;虽然,隔着园子也听得见生产队长赶牛犁地呦呵呦呵的数骂,但那是我成长记忆中森林最早的雏型,因为,它藏得住小伙伴游戏的身影,藏得住常在杂草中穿梭而过的金环蛇、雨后里唱个不停的青蛙和草尖上跨跳不停的蚂蚱,还有那大颗大颗的红得诱人的刺泡果儿……


后来,我从书本里读到了森林的“真相”,于是,顶着遮天闭日巨冠,缠满碗口般粗大藤蔓,鸟声不绝,猿啼兽吼的“大树群落”便经常成为我想象中的情境,一次一次描画着小岛周边远方淡蓝的远山和山上那不为人知的森林的模样。


而成长认知中逐渐生成的对森林的敬畏和喜爱则从两件事开始,而这两件事巧妙地将并未谋面的森林与我的成长紧密地联结在了一起。


            (一)捞“水浮柴”


小岛上缺乏燃料,每到洪水季节,人们自然不会放过上游随着水流漂浮而下的宝贝—“水浮柴”。


七岁那年我第一次获批靠近江边观看大人们捞“水浮柴”,心情特别激动。邻居哥哥们在“水浮柴”里找到“锥子”(一种植物的果核,形状像陀螺),他们每天玩打陀螺比赛,显得特有本事。洪水季节的江水奔涌向前,大人们用长竹一面不停地将水中漂浮的碎木头拨到岸边,一面大声地提醒我们不能靠近,但小伙伴们的眼睛还是犀利得很,不时听到发现“锥子”等宝贝时的喝彩欢呼。我那天什么也没找到,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大人们重复的动作,思绪早就飞得老远,奇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形状各样的木柴随水而来。回家时捞“水浮柴”的邻居大爷偷偷往我手心里塞了一个细长圆形的绿果儿,说:“你最听话,奖个青枣儿给你。”“青枣儿?我吃过红枣儿,它们是一家么?为什么长得不一样?”我舍不得吃,旋风一样回家与妈妈请功。最终还是妈妈解了我的疑,妈妈告诉我,西江上游广西省有十万大山,洪水经过的时候会把靠近岸边的干树枝一同冲到江里,青枣儿一定是那里靠近岸边的地方有一棵酸枣树。实在太震撼了,一棵小小的枣儿漂浮到这多不容易啊,它长在“十万大山”,真了不起!记得那一天我给所有小伙伴炫耀的台词是:“这是十万大山那棵酸枣树结的青枣儿”。从此,我的森林概念里多了一棵高大挺拔的“酸枣树”。


            (二)上山割柴草


每年夏天大人们会相约而行,上山割些柴草备用。出发前一晚,他们总会趁着准备干粮、工具的机会兴奋地聊着曾经的故事,什么天黑了还找不到回来的路;见到像猫一样的动物;被护林员发现砍错了受保护的树被罚等,要么就直接穿越到了某某祖先的年代,有人曾经亲眼见过老虎等诸如此类,让我们这些一起兴奋着的小屁孩也跟着一阵阵的紧张,想象着“假如我遇见了老虎”,一夜里自然是辗转难眠。第二天醒来,大人们的影早已隐入了远方那一片蓝色的远山,而我幼小的心灵里则充斥着紧张和期待。直至傍晚入黑,大人们终于返回了,整个村子立刻热闹了起来,大家帮着搬的搬,扛的扛,很快,满满一船的柴草便成了挨着屋边一字排开的绿色“卫兵”,“卫兵”身上的叶子各式各样,很多是第一次见,跟着有“经验”的小伙伴,我认识了许多植物的名字,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叫“山草”、“山稔”和“蜡茶”的几种。山草的茎叶撑起来有点像小伞,叶子像羽毛状分三片散开,最有趣的是它的茎了,折断后轻轻将里面的“芯”抽出,就成了一条天然的“小吸管”,用来吸着水喝,还可以吹泡泡;山稔叶子也很奇特,叶脉长得像顺流而下的几条小河,叶面毛绒绒的,叶间还夹着还没成熟的果子,偶尔还见到它的花,紫色的,骨朵特大,几根花蕊俏皮地趴在上面;后者则是上好的做扫帚的好材料,我知道大人们不会将它当柴草,除非它们完成了做扫帚的使命。“卫兵”们身上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植物香气,闻起来特别舒服,那应是一种混合的香气,因为在某一个“卫兵”的身上的香气可能会明显不同,其中一种香真的很难忘,成年后在很多山林里闻到,但无法甄别出是哪一棵树发出的,遗憾之余也从没放弃找到它的决心。


    经历这两件事,森林在我心中变得更加有趣而神秘,我幼小的内心充满着对成长的渴望,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到广西看看十万大山到底有多大,到小岛外探一探那淡蓝远山藏着的森林的秘密,也是从那时开始,我内心埋下了对大自然热爱和敬畏的种子,以至第一次参加学校的负重行军亲近森林活动时竟为应穿什么衣服而纠结,于我内心,那是我最向往的地方,第一次的仪式感非常强烈。


光荫荏苒,岁月无改我的初心,对森林,我依然保持着地一种纯纯的喜爱,无论是睛好天蓝,还是云涌雾绕,森林总会是我眼中最美的景致。巧的是我现所住的社区紧挨着国家级森林公园—梧桐山,亲近它,研究它,喜爱它,宣传它也许就是我和森林的新故事的开始吧。


上一篇文章:以“心理共情”手段纠正初中音乐课“哑唱”现象初探     下一篇文章:浅谈如何提高音乐学科听课、评课的科研效能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