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滴滴
                     留一点空间给自己!当你累了的时候,心灵是唯一的归宿!岁月改变了年轮,但改变不了你我一颗喜欢阅读的心! 朋友!有空来坐坐!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招考信息 |  中考语文 |  红木天香 |  索书成癖 |  人生啐语 |  身心健康 |  歌词回味 |  花花草草 |  泥壶茶香 |  语文课改 |  石全石美 |  音韵有声 |  社会关注 |  单反天地 |  航海罗盘 |  片风丝语 |  诗情醉意 |  散装啤酒 |  课堂散步 |  课题研究 |  幽径偷花 |  禅房窃月 |  名诗撷英 |  时文掬美 |  棒棒糖香 |  快乐体验 |  问题辅导 |  试题宝库 |  作文探究 |  五彩缤纷 |  经典咀嚼 |  阅读沉思 |  名人浏览 |  电子书屋 |  班会写真 |  文史休闲 | 
本博客空间统计:   4070 篇文章   938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王金龙
学校:文锦中学
空间等级:55 >
现有积分:59721
距离下一等级:279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9

 
最新文章
 
给《季节风》
深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给自己
深圳特区四十周年即兴
方教授锡球先生安师大“青春好读书”活动谈.
借石钟扬先生推荐的好书《落叶半床书》书名.
献给父亲节的日环食
 
随机阅读
 
十二 和倍、差倍问题
忆已故的父母
最难得的高情商,是听人把话说完
练习11解答
转发:关于举办深圳市小学英语non-fi.
2020-2021年度冬泳13
 
推荐文章
 
安徽庐江黄屯王氏第七次续谱毕赞云鹏家叔等.
石教授钟扬先生来深圳小聚后特步去岁原韵即.
己亥十月初八日观京剧梅派经典《凤还巢》赞.
第三十五个教师节迎来从教三十周年有怀
2019年深圳中考“因为有我”下水作文
后山冲的老屋我们的家

4月
15 2016
 

中国儿童文学:内看郑渊洁 外看曹文轩


   作者:王金龙 发表时间-11 :5:56  阅读( 1028 )| 评论( 0 )


中国儿童文学:内看郑渊洁 外看曹文轩


2016-04-13 10:45     阅览:592    评论:2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唐山    来源:北京青年报   








曹文轩  图/北京青年报






图/北京青年报






图/北京青年报






图/北京青年报


想一箭双雕地得罪两个人,莫过于此时提起郑渊洁。

在儿童文学领域,曹文轩与郑渊洁如两个路标,一个指向精英,一个指向草根。

论市场地位,郑渊洁是当然的胜者,虽然曹文轩也是“作家富豪榜”上的常客,甚至进过前十名,但与几乎每年位列前三的郑渊洁比,还是差了不少。而论文坛地位,曹文轩则遥遥领先,他的作品意境更幽远,思考更深邃,气质亦更华丽,相比之下,郑渊洁下笔却怎么也抹不去一股“山大王”的味道,倒也契合了“童话大王”的诨名。

不敢评价曹文轩与郑渊洁创作的优劣,只是觉得二者的割裂颇有趣味——本土读者更接纳郑渊洁,但“为国争光”时,还得靠曹文轩。这,恰好体现出当代作家不得不面对的两难——向往天空,却又无法脱离脚下的土地。






左:郑渊洁  右:曹文轩  图/资料图片


中国现代文学史是参照西方文学标准建立起来的,几代作家所敬仰、所模仿的,都是西方经典文本,一提到文学的天空,总会不自觉地想到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福克纳、马尔克斯……不言而喻,只有在他们之间,才能找到永恒。

甚至在鲁迅先生的心中,都存有这种焦虑,他的《故事新编》本是他最有才华的小说,可他自己却并不看重,因为从没有西方大师这么写,所以就是“油滑”,鲁迅不觉得趣味有多重要,也没发现以史笔来写小说是一种创造,而沿着这条路线,鲁迅本可写出更多的经典。

在相当时期,中国文学界为缺乏大作家、大作品而苦恼,可什么才叫“大”?无非是外国人承认、能满足我们的虚荣心罢了。早在民国时,赛珍珠便批评道:中国作家过分模仿西方,少有创造力。

并不是中国作家甘心做二手文章,而是现代小说源自西方,它的丰富、成熟与多样,远非传统中国小说所能匹敌,正因彼此审美品质差距过远,我们不能不以对方为参照系,而将其内化为自己的传统,又显然不是一两代人就能完成的功业。

于是,那片天空与本土的需求之间,出现了断裂。

现代中国遭遇种种危机,促使时代对文学提出更多、更现实的需要,一个作家在亡国灭种的风险面前,很难回归内心、深入反省,可失去了这个基本功,则其创作注定粗糙,只是掌声之下,又有多少人能拒绝绑架?

赢得大地,就失去天空,赢得天空,就失去大地。换言之,对生活真诚,就要损失对艺术的真诚,而对艺术真诚,就要损失对生活的真诚。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所谓杰出作品,多是二者妥协的产物。

可以具体对比郑渊洁和曹文轩的创作,他们都擅长写成长话题。

在郑渊洁笔下,成长充满了闹剧般的快感,以《驯兔记》为例,皮皮鲁上学了,班主任徐老师希望孩子们遵守纪律,成为好学生,可皮皮鲁却发现了惊天的秘密——好学生会变成一只兔子,在各方压力下,皮皮鲁只好订购“兔子模拟衣”混过难关。这显然是卡夫卡《变形记》的某种翻版。

郑渊洁对成人世界的残酷、虚伪充满警惕,自觉地充当着童年的守护者,对无处申诉的孩子们来说,显然更需要郑渊洁,因为郑渊洁能替他们发泄不满,能给他们以娱乐。

在曹文轩笔下,成长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曹文轩笔下的主角大多会遭遇天灾、屈辱、贫穷、歧视等,但这些负面因素竟会神奇地转化为正面因素——原来它们都是为了帮助主人公实现完善人格才存在的。曹文轩告诉读者:通过苦难,才能学会爱、勇敢与温情。在《草房子》中,桑桑甚至被放到一个更极端的背景中——大夫们预言他即将死去。

在曹文轩作品中,总有一个“姐姐”,她们出场,完全是为了帮助少年们获得成熟,且规避了将亲密关系复杂化的风险(显然,“妹妹”就肯定不行),在成功引起主角情感波澜后,她们立刻全身而退,善尽炮灰职责。

也许,面对生活,郑渊洁更真诚,他能写出孩子们的痛,知道他们需要什么,在家长观念、学校教育尚不健全的当下,郑渊洁更能赢得掌声。可从世界文学的角度看,郑渊洁的文本便显得过于粗糙、幼稚,正如学者批评的那样:“非童话环节似乎成了漫骂的场所。”“他每逮着一点话柄,便出动脑中所有尖酸刻薄的词语骂个痛快,初看者尚觉俏皮讽刺,然而每一期都绞尽脑汁,倾尽墨汁地骂!骂!骂!骂!”

中国尚在发展中,我们所遭遇的困境未必普适,对常态社会的读者来说,很难理解郑渊洁的戾气,如果人家已经原创出《变形记》,又何必再来看你《驯兔记》式的“低仿”呢?

相比之下,曹文轩的文本形式更雕琢,堪称诗化写作,在他的作品中,随时可翻出“鸽羽划过空气时发出的好听的声响”(《草房子》)、“害羞是一种让人激动又让人无法承受,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的心理状态。它忽然而来,如雷电的袭击,让你顿时低垂下脑袋,然后直觉得血液呼啦呼啦往脑袋上涌……”这样精彩的句子。

曹文轩的写作带有强烈的复古意味,其中隐含了从废名到沈从文,再到何其芳、汪曾祺等几代巨匠不断探索而形成的诗化小说传统,既是京派文学的延续,又得朦胧诗的风骨。这些作品可以被不同地区、不同时代的人们读懂,具备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性。



通过诗意,曹文轩将挫折与成功、丑恶与美丽、凶残与善良统一了起来,这种对比鲜明的叙事策略加强了作品的感染力,当然,这也容易让长年生活在灰色中的城市人,对乡村文明产生出不切实际的渴望。

在中国文学以世界文学为模本进行自我歪曲的同时,世界文学也在误读着中国文学,世界渴望看到另类的文本,曹文轩打造出一个纯美的文字世界,对不了解中国文化的西方人来说,再没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诱人、更契合于他们的误会了。

文学是反映现实的镜子,但它反映的,注定不是百分之百的真实,从郑渊洁的镜中我们看到了一幅图景,从曹文轩的镜中我们看到了另一幅图景,毋宁说,两者都有其真实性,都代表了这个时代的某个侧面。

上一篇文章:书籍是危险的    下一篇文章:余英时:如何读书——做一个真正有知识的人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