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滴滴
                     留一点空间给自己!当你累了的时候,心灵是唯一的归宿!岁月改变了年轮,但改变不了你我一颗喜欢阅读的心! 朋友!有空来坐坐!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招考信息 |  中考语文 |  红木天香 |  索书成癖 |  人生啐语 |  身心健康 |  歌词回味 |  花花草草 |  泥壶茶香 |  语文课改 |  石全石美 |  音韵有声 |  社会关注 |  单反天地 |  航海罗盘 |  片风丝语 |  诗情醉意 |  散装啤酒 |  课堂散步 |  课题研究 |  幽径偷花 |  禅房窃月 |  名诗撷英 |  时文掬美 |  棒棒糖香 |  快乐体验 |  问题辅导 |  试题宝库 |  作文探究 |  五彩缤纷 |  经典咀嚼 |  阅读沉思 |  名人浏览 |  电子书屋 |  班会写真 |  文史休闲 | 
本博客空间统计:   4053 篇文章   938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王金龙
学校:文锦中学
空间等级:55 >
现有积分:59111
距离下一等级:889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9

 
最新文章
 
《红楼梦》版本如此之多,作为读者该如何选.
为什么白先勇坚持推荐程乙本的《红楼梦》
安徽庐江黄屯王氏第七次续谱毕赞云鹏家叔等.
石教授钟扬先生来深圳小聚后特步去岁原韵即.
己亥十月初八日观京剧梅派经典《凤还巢》赞.
育得五年昙花盛开得诗两首
 
随机阅读
 
0
田忌赛马,被包装成“智慧”的千年毒瘤!(.
教育的最高境界是无为,无痕
转载:蛙泳划水技术,提速的关键点……
习题十二解答
习题十二
 
推荐文章
 
安徽庐江黄屯王氏第七次续谱毕赞云鹏家叔等.
石教授钟扬先生来深圳小聚后特步去岁原韵即.
己亥十月初八日观京剧梅派经典《凤还巢》赞.
第三十五个教师节迎来从教三十周年有怀
2019年深圳中考“因为有我”下水作文
后山冲的老屋我们的家

4月
17 2009
 

荷塘月色何处寻?


   作者:王金龙 发表时间-15 :46:15  阅读( 562 )| 评论( 0 )

                       ——朱自清笔下荷塘之再考证


    1985年春,我曾撰《荷塘月色何处寻?》一文,针对当时有人把朱自清的名文《荷塘月色》的“原址”说成是工字厅后湖(早年亦称“荷花池”)的误解,作了某些纠正。时至今日,虽然仍有一些不知情者仍还有时重复这种误解,但据了解绝大多数人还是认同了我的考证。一个时期以来,似乎这个问题已经“定案”了。但事实证明,我在“何文”中所作的结论,虽然不能说是错误的,但由于对当年朱自清居住的西院住宅区和“荒岛”一带的地理环境缺乏具体入微的感知,又对朱先生在《荷文》中所抒发的意境未作更细致的思索,致使所作的“考查”存在着不少文景不符或曰文不对题的瑕疵。日前,芳邻兼老友余志生、唐绍贞贤伉俪的哲嗣小东君来访,出示了他的《荷塘考证》一文和自制的两幅相关地形渲染图,对当年西院和“荒岛”之间的溪流和湖泊情况,作了翔实而精确的忆述。实际上是为我的《何文》又作了一次再纠正,也为我国文学(散文)史上的这桩不大也不能算小的掌故,作出了极为准确的解读。下面就是小东先生的文、图。


    黄延复先生您好!
        近日很高兴的事便是从家父那里得到一本您撰写的《清华园风物志》,并一口气将书读完。书中的


    文字与图片不时地将我又带回了儿时的记忆之中。特别是读完您的《“荷塘月色”何处寻?》一文后,


    使我又想起了在西院儿时经常走过的“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
        我自小长在西院,小时候时常听到老人们聊天时提到与清华老一代人交往时的话题。朱自清的名字


    在我儿时的记忆当中就并不陌生了。这里我写出我个人对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中的“荷塘”位置


    的一点个感悟,请您批评。
        您在文章中肯定地指出朱自清先生日日上班的路是从西院北面出发,路过现今荷花池的北岸的一条


    比较直坦的大路。我也同意您的说法,上班经过的荷塘应是现在近春园(西院人称为荒岛)的荷花池。


    但我认为当时朱先生的《荷塘月色》”文章中“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中的“荷塘”,应该指的是


    近春园附近的七个湖面(如图1中的湖1~7)的总称。到了我所记事的50年代末,这七个湖面中至少还有


    五块湖面里确实种有荷花,这是我亲眼见过的。而在今天只剩下3个了,我当时见到种有白荷的有三个


    湖面,其中的一个就是6。
        近春园湖区的水位很低。近春园附近到处是泉水。至今我还能记得六十年代初时的五,六个较大泉


    眼的位置,当时的孩子能够围着一个泉眼看上一两个小时。夏季时地下水只是地平面20-30厘米下。每


    年初春冰化以后,湖区偏低一点的小路全是泥泞一片。西院家家此时都是将煤屑(俗称炉灰)倒在每家


    住所附近的小路上。朱先生文中所说的“沿着荷塘,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


    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应该就是这样的一条小路。在五十年代末近春园的7个湖区附近外围,有


    三条通往湖区的煤屑路。第一条是静斋南端的一条小路通往“东坑”(现在游泳池东面的小湖)。沿着


    湖面东边,是一条曲折的小煤屑路,是由静斋工友铺撒的。但静斋建于1932年,晚于朱先生写文章5


    年,而且与朱先生所住的方向相反。应该不是此路。第二条是旧西院北面的路(图中路“A”),这条


    路离朱先生家还有200米远。虽然也铺有煤屑,但是一条较直的路,而且要走出100多米后才到现在的荷


    花池北岸。而文章中写的“这是一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显然所指的不是日日


    上班所走的大路,而是有另外的路。


                    
 
                        图1:1927年前后清华园“西院”和“荒岛”附近道路和水面示意图。


       


        在旧西院的东南角,有湖区中最大的一股泉水,并有青砖砌成的两米见方的池子,原本还有一个压


    水机,西院人称作“洋井”。池墙有约两尺高,池墙半高处有个直径约8厘米的出水管,清澈的泉水从


    水管中流出,沿着一条小溪流向近春园湖区。洋井是西院的饮用水源之一。至今我还记得西院每家厨房


    都有一个灶台和两个水缸,灶台约有一米高,其中一个水缸约一尺五高,镶在灶台火眼旁边的泥土里,


    做饭时水缸里的水就被加热,缸里的水总是温的。另一个是存水用的大缸。尽管我家离开西院多年,但


    至今还保留着这个水缸。
        第三条煤屑路是洋井小溪的南侧(图中路“B”),它高出小溪水面不到几厘米。水边长着北京不


    多见的西洋菜。春季解冻后非常泥泞,无法行走,路面上铺满了煤屑。小路南面便是另一个小湖(图中


    湖7)。小溪和小湖之间有5到8米左右宽土埂分开,窄窄的土埂上长着两排不是很整齐的柳树。小路便


    蜿蜒于十几颗两尺多粗的柳树之间,小路前行的第一关,也是最窄的一处,是两棵大柳树之间不到80厘


    米的小路,比自行车车把略宽一点。这些柳树的栽植应早于朱先生写《荷文》之前。走过“第一关”


    后,便走到几棵粗大的柳树跟前,很有森林之大门的感觉。柳树错落而长,确有一夫当关的联想。这是


    西院男孩们晚上练习胆量的地方。也确是住在西院的人们不常走的路,恰是朱先生文章中所写“这是一


    条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阴森森的,有些怕人”


           
                                                图2:图1的局部放大


       


        穿过低洼的柳树地带,便也走过了洋井东南小湖(图中湖7),前面是一条干枯的横渠,横渠上是


    一块石板铺的小桥,石板沿地势而铺,东高西低。继续前行十多米处,树木变得稀疏,月光显得格外


    亮。却有一种豁然开朗、前后两重天的感觉。“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


    了另一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


    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除去几颗柳树外还有几颗榆树,往前三十多米处还有


    一颗很大的桑树。这便是“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树”。


        由小路向外,朝北走上5-6米后抬眼望去,便是另一片荷塘(图中湖6)。这个荷塘是近春园附近的


    七个湖面中最小的一个。唯一的一个在天黑后可以一眼环顾四周的小湖。并且还可以看到对岸的树。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朱先生的这


    几句,却也只能用在形容一个较小的荷塘上。湖宽约十几米,长约三四十米,略呈椭圆形,弯曲着连接


    这另外两个湖。这便是“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其他的六个荷塘是不便使用


    “曲曲折折”这个词的。
        所以我想,朱先生并不是第一次傍晚路过荷花池。如果今晚还是走在他日日上下班走过的荷塘,他


    不应有如此的感叹。所以他今晚一定发现了一个与他平日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的荷塘。


        近春园附近的七个湖面的水域中,几乎都有荷花,芦苇塘(图中湖5)荷花略少,却都可称为“荷


    塘”。其中有五个荷塘的景物特点是基本一样的,都是一面或两面临山,山与湖面之间现在有路,早期


    是没有的。说明当你置身于这五个湖中的任何一个湖的湖边上时,你都会看到“近山”,有面山而站的


    感觉,而不是远山。五个湖的感觉都很美,差异并不很大。只有洋井东面的小湖(图中湖6),是四面


    没有山的,湖的四周都是树林。也是夜晚最漂亮、最秀美的一个。
        小湖(湖6)的四周没有山,但三个方向远处有山。西面是香山,因太远傍晚是看不到的,当然也


    可以意会地说远山。就剩下朝北方向的气象台的山,荒岛(近春园岛)的山和芦苇塘(游泳池北面的


    湖)北岸的山。在小湖的南面和北面一带,生长着的是多年的老树,树冠很高也很大。当你站在小湖的


    南岸和东岸时向北望去。你是无法越过树冠看到远山的。所以气象台的山是看不到的。芦苇塘北面山太


    近,位于小湖的东面不到三十米,不能称之为远山。而小湖的南岸位置较高,向东南荒岛方向望去,可


    看到荒岛上的小山。晚上也确有朦胧远山的感觉,可称为所谓的“远山”。西山和荒岛上的山,只可以


    在 “G”点看到。
        沿小路前端的桑树向左拐,有一座一米宽的小石桥。桥下的水面很深,向下看时常常可以看到水中


    的鱼儿。我本想朱先生应走过小桥向北走去,那里是另一小片开阔地带。但我料定他没有向左拐,而是


    回过头来,向着西院方向走去……。


        尽管《荷塘月色》中所描写的真实的荷塘——-这个略具椭圆形的小湖,如今却已经消失多年了。


    但朱自清先生却用他的文笔将这美好的景色永远留在了我们的记忆当中,留在了清华园。
                                                 余小东  2008年仲冬 于清华园


                             注:小湖6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种过水稻,以后就再没有荷花了,


                                         80年代初疏理河道时将其填埋。小湖7 在50年代末已经干枯,


                                         改为小片的私人菜地。80年代初疏理河道时也将其填埋。


 


 


上一篇文章:续写皇帝的新装(范景豪)    下一篇文章:建构高效课堂的思考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