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舟泛论
                     微我无酒 以敖以游

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最新阅读     推荐文章 

杏坛偶得 |  低端访谈 |  童言无忌 |  仁智对决 |  数与自然 |  舶来自赏 |  准回收站 |  淡泊人生 | 
本博客空间统计:   26 篇文章   0 个评论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姚碧文
学校:草埔小学
空间等级:8 >
现有积分:310
距离下一等级:40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780

 
最新文章
 
原本我就没读错
芊芊引发的故事
艰难的归纳 轻松的转化
开国际玩笑
智 逗
好人一生安康
 
随机阅读
 
2020年夏泳61
自由泳移臂没有唯一的标准,也许不用刻意去.
让全职太太滚出去,张桂梅做错了吗?
练习3解答
N师6 期 第一课 改变
新中国的反击,一击破万招
 
推荐文章
 

12月
31 2008
 

原本我就没读错


   作者:姚碧文 发表时间-21 :1:48  阅读( 435 )| 评论( 0 )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一部《论语》,20篇,不是所有人都熟悉,但上面的第一篇第一章,总该说得上来,至少也应听说过多次,特别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句。


记不清是今年初,还是去年,我在看电视剧《亮剑》时,发现国民党团长楚云飞,面对来到他团部的李云龙,曾引用过“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这句话,但他说的是“不亦乐(yuè)乎”,我之所以记得这个情节,是因为我历来都读“不亦乐(lè)乎”。考虑到现阶段说错台词的演员并不少见,这里或许是编导故意要出楚云飞的洋相,所以,我坚信自己的读法没错。


但是,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国家级电视台的主持人用《论语》中的这句话欢迎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来宾时,也说“不亦乐(yuè)乎”,这真使我有点迷惑了,为什么要读“乐(yuè)”?读“乐(lè)”,意思不是挺通顺的吗?我曾为此请教过教语文的同事,好像也不能给出一个十分肯定的答复。


今日《深圳特区报》上,有新华社记者写的一篇短文:“《咬文嚼字》公布今年国人十大语文差错”,其中第一大差错说的就是“不亦乐乎”中“乐”的读音,恰好也提到奥运会开幕式一事,现把这一段摘录如下: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用《论语》中的这句话欢迎全球来宾。然而,电视节目主持人却将lè误读成yuè。2008年,这是国人在引用名言(时——笔者加)经常读错的字。


《咬文嚼字》被称作“语林啄木鸟”,它的权威性毋庸置疑。我虽没有订阅这本小刊物,但我每年都会买它全年的合订本。


有了《咬文嚼字》这一说,心里踏实多了。


原本我就没读错。


今天是2008年的最后一天,积压心头已久的疑团终被破解,也算是一个较完满的结局吧。


2008年12月31日


上一篇文章:芊芊引发的故事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