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空间 校空间 我的主页    照片   好友[文章  收藏   评论   留言   音乐       推荐文章 

通知公告 |  好文欣赏 |  工作资料 |  教材教法 |  视频专区 |  论文案例 |  交流答疑 | 
本博客空间统计:    183 篇文章   52 个评论     

加为好友  发送信息

博主说明:教师
姓名:林炳雄
学校:教育科学研究院
空间等级:29 >
现有积分:3403
距离下一等级:597分
空间排名:教师类 第202

 
最新文章
 
2013-14四年级考试问题解决分析pp.
2013-14四年级考试选择、操作题分析.
2013-14四年级考试填空题分析ppt
2013-14四年级考试计算题分析ppt
2014-15第一学期工作会ppt
4~6年级教材衔接问题说明
 
随机阅读
 
天天蛋糕店
罗湖教育“停课不停学” 数学 四年级 第.
20181103-04活动记录
20181021夏泳58
20181020夏泳57
20181014夏泳56
 
推荐文章
 
聚焦:思维的深度与理解的宽度
教学改革绝不能止于“有效教学”
在数学课堂教学中有效利用错误资源的实践研.
课堂生成,一个亟需深度解读的话题

5月
20 2011
 

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


   作者:林炳雄 发表时间-16 :1:44  阅读( 643 )| 评论( 1 )

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

——由一份作者来稿引发的思考

编者按:教育的真义是什么?就像生存的价值与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一样,千百年来,那些充满智慧的清醒的思想者从未停止过对教育本质的深层追问。从柏拉图“灵魂转向”的教育理想到19世纪斯宾塞主张的“教育为未来生活作准备”,从20世纪美国教育家杜威的“教育即生活”到雅斯贝尔斯的“人的灵魂的教育”,从蔡元培的人格教育、教育独立到时下新课程在教育目标与方向上的全面反思……人们总在寻找理想教育的目标定位。 本期策划、编发的《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由一份作者来稿引发的思考》这组文章,从多层面、多角度对教育的本质进行了抛砖引玉的思考。编辑部在收到作者蒋依宝《让学生独自在树下坐一会儿》(见本期12~13页)一稿后,深感稿件所蕴含的深层的价值。于是,编辑部几次开会,并请专家一起座谈,挖掘其中之义。编辑们拿起笔,就此命题展开了讨论、反思。在写稿过程中,我们深感理论水平与实践经验之不足,难以将此命题作更深一步的开掘,因而我们希望教育专家、一线教师及社会各界人士一起就此命题来讨论、反思当今教育教学中存在的理念问题、方式方法问题等。编辑部将从更广的范围和更深的层面组织稿件,祈望有感于此的教育专家、一线教师及社会各界人士踊跃投稿。 教育目标转向的深层追问

——从“跳起来摘果子”到“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

黄耀红

“跳起来摘果子”本是心理学在阐述学习动机时的一个有名的比喻,其内涵是,最能引发学习动机的教学目标应建立在学生已有的发展水平与潜在的发展水平之间的“最近发展区”,让学生“跳一跳,够得着”。目标过低或目标过高都不利于学生学习动机的激发和学习能力的发展。这种从学生心理出发的动机理论,在如何促进学生能力发展的问题上,显然有着重要的理论意义,闪烁着创造的光辉。 但,真理总是相对的。如果我们把“跳起来摘果子”这个比喻从学习与认知这个狭小空间推向教育与个体及社会发展的宽广视域,我们又会深切地意识到这句名言身上的种种局限。 教育的目标远远不是学习与认知的关系,它关注的是学生个体的成长,是他们整个的学习与生活状态,是主体人格的形成、精神世界的丰富与生活能力、生活价值的提升。我们当然不能苛求“跳起来摘果子”在这些更宏大的“教育目标”上诠释它的合理性。但是,即使就认知来说,这句话的背后仍然潜在着两个值得反思的理论预设:一是认知的目标由教育者设定;二是知识作为一种经验系统是外在于学生个体的。学生作为成长中的个体,在认知目标上,他们就必然要被动地接受教师的预设吗?不管教师无论如何去“设身处地”,他们所设置的认知目标终究无法规避自身的成人化倾向。而将知识视为外在于学生的静态的、抽象的经验系统,势必将忽视学生的经历、体验,忽视学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忽视知识的动态生成性。 既然如此,认知目标的建立是不是要回到个体、回到个体生活中间去?进而言之,教育的整个目标是不是面临着一个从成人的理性规划到学习者自主建构的转向问题? 就是说,除了“让学生跳起来摘果子”之外,我们是不是还要——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 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这是一种充满诗性的教育境界,它意味着学生在“跳起来摘果子”之前将拥有更多的自主选择的机会,拥有更多自由冥想的时空,有着更加广阔的发展天地与精神视野。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的教育目标可以放任自流。教育者的责任,在于为个体发展提供一种场景,提供一种价值引导,它将使教育既高于个体生活,又能艺术性地引导与提升个体生活。  

“跳起来”之前,我们应当做什么

陈敏华

两千四百多年前的一个黄昏,大哲学家苏格拉底领着他的三个弟子来到一片麦田前。 “现在,你们到麦田里去摘取一颗自己认为最饱满的麦穗。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采摘了就不能再换。”

三个弟子欣然前行。 第一个弟子没走多远,就看到一颗大麦穗,如获至宝地摘下。可是,越往前走,他越发现前面的麦穗远比手中的饱满。他懊恼而归。 第二个弟子吸取前者的教训,每看到一个大麦穗时,他总是收回了自己伸出去的手:更大的麦穗一定在前头。麦田快走完时,两手空空的弟子情知不妙,想采一颗,却又觉得最饱满的已经错过。他失望而归。 第三个弟子很聪明。他用前三分之一的路程去识别怎样的麦穗才是饱满的麦穗,第二个三分之一的路程去比较判断,在最后的三分之一的路程里他采摘了一颗最饱满的麦穗。他自然满意而归。 今天,当我们用积累了两千四百多年人类文明与智慧的眼光去解析哲学家的思想时,我们发现这个故事在很多的领域都折射出深刻的寓意。譬如对教育过程的认识。我们常说,让孩子们“跳起来摘果子”,可仅仅“跳”与“摘”就足够了吗?在“跳”与“摘”的系列行为中是否还漏掉了某个必须的环节,一个直接关系“果子”“有”或“无”、“好”与“坏”的环节?就如同苏格拉底让弟子们摘麦穗,下到麦田和用手采摘就足以让弟子采摘到最饱满的麦穗吗? 如果把苏格拉底的三个弟子归类,那么显然第一个是属于“先做了再说”之列。“先做了再说”,省略了思考过程,必然会导致行为的盲目性与无序性,其结果当然“懊恼而归”。第二个当属于“等等再说”之列。“等等再说”,总是在思索、观望这个台阶上停滞不前,“只想未做”必定两手空空,“失望而归”。第三个弟子则是“先想后做”。对事物有了充分的认识以及足够的判断之后,才不慌不忙地出手,他当然能够“满意而归”。 对应苏格拉底三个弟子的作法,我们的孩子在树下也有三种不同的表现。其一,一来到树下即匆忙起跳,或许他能摘到一枚果子,或许不能,或许他的果子饱满成熟,或许干瘪青涩,这取决于他的运气。但这种偶然性的押宝、投机性的作法,显然是教育应该远离的。其二,孩子在树下久久端坐,长久思考,却迟迟未跳,果子始终高悬于头顶。不能服务于现实的假想,就如同画饼充饥,这是教育最该摒弃的。其三,孩子坐在树下,沉思、浮想、研究、探索,甚至还可以是放松以积蓄更大的能量,然后,他跳起来去摘取他选定的果子。这种深思熟虑后的准确出击,这种有序的实践过程,这种有目的、有计划的实践行为,才是确保教育有效性的根本途径。 所以,当孩子站在树下,不要急着让他们“跳起来摘果子”。我们首先应该让他们“在树下多坐一会儿”,让他们去比较、研究、判断,确定自己最想采摘且用力可及的果子。 把“学习自由”还给孩子

王 博

“让孩子跳起来摘果子”,这是多年来人们所津津乐道的一种教育理念和学习模式。 在这里,我不禁有一连串的疑问:这些“果子”是教师或家长预设的,还是孩子自己主动探求发现的?这些“果子”离孩子究竟有多远?孩子对这些“果子”到底有多大的兴趣?他们一定要选择“跳起来”摘这些“果子”吗? 其实,任何学习活动都不是一种外在的过程,而是一种内在的思想交流、对话、质疑以及达成新见解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其实质来说,是自觉、自愿和自由的。因为,学生的发展总是要沿着一种内在的独特的确定性行为进行的。如果在学生的学习过程中,介入过多的外在干预或盲目的力量,将我们自己所理解的发展道路或方向,机械地强加于每一个学生,那么就很有可能偏离他们的本性或心智所指引的方向,使他们成为我们所希望的人,而不是他们自己所希望的和他们自己所能成为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真正的学习,就应该是自由的学习。 早在2000多年前,古希腊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亚里士多德就倡导自由教育的理念。然而,时至今日,孩子们学习的自由仍然被人们所忽略。有些家长望子成龙心切,硬性要求孩子成绩要排到班上前列,围棋、钢琴要达到业余几级;有些教师为了让全班学生齐头并进,对“后进生”采取强化训练,限期达到预期效果。凡此种种,都是“让孩子跳起来摘果子”的典型实例。在这样一种教育情境下,学生学习的自由丧失殆尽,他们不再是学习的主体,不再体验到学习的内在价值,不再保持旺盛的求知欲和探究精神,而只是等待被种种知识、道德所规则的对象。学校,也就不再是生机盎然的学习场所,而成为加工机器上一个个“零件”。长此以往,孩子们“在心理上和精神上越发萎缩,缺乏冲动,只拥有某种机械的才能来代替生动的思想”(罗素语)。 时下,“以人为本”的口号喊得很响。殊不知,以人为本的教育应该是一种自由的教育,应该让孩子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对他人的观点具有理性质疑精神,永远对未知世界充满兴趣。 因此,当我们踌躇满志地准备“让孩子跳起来摘果子”的时候,不妨冷静地换一个角度,让孩子在“树”下多坐一会儿,让他们拥有更多的反思时间,让他们拥有广阔的发挥空间,让他们独立地执掌一方自由的精神天地。 思维需要静悄悄

申建春

当一个人思考问题或思绪很乱时,需要一个安静祥和的环境,坐下、躺下,或者漫步独自作沉思,才会理出个头绪,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大家都懂的道理,而且我们经常听到有人大嚷:“别闹!让我静静地想一下!”常识性的东西往往容易被人们所忽视,有时还会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思维需要静悄悄的环境,包括人在思考问题时需要静的外部环境与本人内心静的内部环境两层含义。 对学生来说,其外部环境很多是教师营造出来的,课堂环境又是外部环境的主要组成部分。教师应该营造便于学生思维的课堂环境,让学生的思维飞扬,让学生能够干一些自己所想干的事。 学生学习的过程,是需要思维的,而且是一个复杂的思维过程。教师要为学生的思维提供良好的环境。其中之一就是要提供一个安静的思考环境,当然也不排除交流的环境。而在课改中,部分人认为,要改变原来课堂教师一味讲解的习惯,就要将课堂变为学生“动”的场面。这样,课堂教学就缺乏了学生独立思考的环节。我们现在看到的课堂总是热热闹闹,教师对所有的问题都是采用所谓合作、交流、讨论等形式来解决。当然,这并不是说合作、交流、讨论等形式本身存在什么不妥的地方,而是我们应该如何正确地将这些形式运用于教学之中。 在没有独立思考的基础上进行空乏的合作、交流与讨论,长此以往,培养出来的学生还会有多少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因此,在课堂教学中,教师应该为学生留一点空间,让每个学生能够自己单独地思考问题。比如,教师提出问题后,应该要求每个学生静静地想一想,理出解决问题的思路,拟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学生有了独立的思考,对问题的解决才会有充足的心理准备,心中才会有自己的主见。因此,在课改中,提倡教师在课堂中留一点安静的时间,还学生独立思考的机会,学生也许会成长得更快些。 学生内心平静环境的营造,需要教师指点。心情浮躁的学生是搞不好学习的,也难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现在的学生,内心世界比较丰富,到了一定的年龄,都想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不想成人干涉过多。往往教师或家长说得多了,反而引起他们的反感,造成心里浮躁,心情不愉快。教师就要善于察言观色,发现学生情绪不正常时,不妨作点冷处理,让学生单独地清静一下,或者引导他走出教室,到校园宁静的地方坐一会儿。学生在个人世界里,可以做许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想想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情绪;或者静静地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或者自言自语地发泄心中的忧闷……

适度的松弛,学生的思维就容易回到常态上来。我们给学生一个独自思考的环境,就是为了求得他们内心的平静。喧哗的课堂,浮躁的社会,多了几分动感,少了几分静谧。这样容易使学生的思维失去应有的独立性与创造性,倒不如多一些安静,多一些自由,可能会使学生多一点主见。 我们非常强调要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不论是自然科学学科还是社会科学学科,都这么认为。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是,如何才能真正发展学生的思维能力。这虽是个大课题,但我们可以从“小”的方面入手,给学生多一点人文的关怀,多一点理性的思考,多一些可使学生能够感觉到的具体行动,或许学生也不会感到学校生活的枯燥与沉闷,学生的头脑不会封闭与僵化,学生的手脚不会呆板与僵硬。 思维成果的产生,需要静悄悄的环境,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学校,我们的课堂,我们的教育工作者是否提供了这样的环境?课改虽然轰轰烈烈,但许多方面需要静悄悄……

一个多角度的寓言文本

龚鹏飞

让学生在树下多坐一会儿,可以说是一个多重的多角度的寓言文本。 从教育学的角度来看,它是相对于跳起来摘果子说的。其实,就这句话本身来说,也合乎常理。我们的中小学生是太累了,太苦了,应该经常偷得片刻闲暇,在树下多坐一会儿。多吸收一点地气,在树阴下听听鸣蝉,调整一下紧张的大脑。这样,他就更有精力、更有智力投入到与时间拔河的学习中去。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树相对于钢筋水泥构筑的教室来说,是另一片写意的空间。它代表自然、代表闲适、代表清新。在教室的板凳上坐习惯了,在树下坐一会儿,全身沐浴在清新的空气中、泥土的芳香中、绿叶的摇曳中,相对于较封闭的课堂,更有一种新奇自然的感觉。 我们还可以从其他的角度更深入一点地看。青少年好动,平常习惯于蹦蹦跳跳。你说他从爱动的惯性中挣脱出来,变得爱静了,爱在树下坐一会儿,我们说这是一种心智日渐成熟、人性日渐稳定的表现。我们都知道,静坐能够产生智慧。佛教除了它有宗教的作用外,从智慧层面上,它确实是一种大智慧。佛教教主——当年年轻的印度王子就是在菩提树下坐了七天七夜苦思冥想出这种宗教来的。中国古代的庄子有一句话说得好:“动则为王,静则为圣。”中国古代很多大智慧的人物都有坐在树下思索的习惯。比如心学大师王阳明,史载他“为学工夫,在先以静坐澄清心念,复于天理”。让学生在树下多坐一会儿,从思维学的角度看,绝对有利于学生拓展思维,让灵感冲破牢笼,展翅飞翔。 中国太需要灵感思维了。

我觉得,我们提出让学生在树下多坐一会儿,对学生生理、心理乃至思维的成熟,是大有好处的。 我觉得,我们提出让学生在树下多坐一会儿,不要仅仅止于操作层面、行动层面,而且也要发散到观念层面、理念层面。它对于我们中小学生解束去缚、轻装上阵非常有益。它对于我们中小学校的创造教育、实践教育、美育都有引导和开启作用。 过程与结果:谁更重要?

刘良初

对这个问题会有三种回答:结果重要;过程重要;结果和过程都重要。 持第一种观点的,是现实主义者;持第三种观点的,是理想主义者;而持第二种观点的,或许能走上一条由现实通往理想的道路。 强调结果更重要的例子太多了。“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是给无数代学子头上悬着的“金苹果”。为了这个“金苹果”,他们宁愿忍受青灯冷雨,熬白少年头。有的到老到死到发疯还是离它遥遥。在古人给我们留下的、现在还在“激励”我们的样榜和名言中,似乎“过程”都是与“苦”相连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是苦,“凿壁偷光”是苦,“头悬梁、锥刺股”更是苦。为了结果,我们多少代人付出的实在太多了。 然而,现在,我们还在继续古人留给我们的思路。为了考上大学这一结果,我们让过程充满痛苦:题海战役,补课加班,牺牲休息,抛弃爱好……更有甚者,催生出一批批早熟的“大”学生。可以说,老师、家长、社会,为了让孩子去摘到那个“金苹果”,无所不用其极。从小学到中学甚至大学,这段人生中本应最美好的过程,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几年,我们的孩子远离自然,远离快乐。而摘到“果子”的那些学生,却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甚至连起码的生活自理能力都不具备。对此,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反省一下:教育,是否应该把目光从“结果”转到“过程”上来? 我们说过程更重要,并不是轻视结果。我们需要结果,但是,人的一生大多数时间是在过程中,在向结果迈进的过程中,而结果只是瞬间的事。为了瞬间的结果,牺牲漫长的本可以美好的过程,这样做是否值得? 我们的教育能不能探索出这样一条道路:孩子们在向结果迈进的过程中,充满好奇,充满探究,充满快乐;而结果,是水到渠成的事?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杨启亮曾说,在经历了一个教育过程之后,无论结果是否达到,实际上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结果,是无形而珍贵的结果。 如果我们没有那样的胸襟,那我们至少应该做到,既要让学生跳起来去“摘果子”,也要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让他们有一个休憩、反思的时候,让他们体会到:摘果子是件快乐的事。 诗化的教育

李统兴

从心灵的本质来说,人总是在无限地追求诗意的生存。尽管商业化不断冲击我们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而诗意的渴望,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海德格尔说:“人,诗意地栖居。”他以诗的本真对抗现代社会的工具理性,以诗意地栖居来达到人类生存的理想状态。在这里,我想把“诗意”的哲学引入教育教学。 说起教育教学,也许我们就会想起那紧凑而沉闷的课堂,想起那名目繁多的教学方法。不用说,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教会学生掌握知识。我们为此常常弄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我们的目的也许达到了,我们的学生可以“跳起来摘果子”了。然而,你是否发现,我们那些“跳起来可以摘到果子”的学生失去了什么? 是的,“跳起来”得到的是“果子”,而失去的却是自觉的思考和诗意的追求。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让孩子在树下坐一会儿,不是更好吗?在树下坐一会儿,展现给孩子的是一片诗意的天空,那里有美的自然。孩子望着远方,凝神静观,思维的触角悄悄爬行……

古人云:“陶钧文思,贵在虚静。”只有学会了自觉的思考,才能达到知识的理想境界。让孩子在诗意的天空里,学会思考,健康成长。这就是诗化的教育。 给心灵一片绿阴

何宗焕

“让学生在树下多坐一会儿”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它能引起诸多联想。自上个世纪提出“减负”的口号以来,大家都知道学生的负担有多重,“减负”成了最紧迫的话题。到如今,学生的负担到底减下来多少呢?谁也说不清,这还是一个没有结论的话题。 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语——“让学生跳起来摘果子”。能够跳起来并且摘到果子,固然是好事。但如果负担过重,成天一个沉甸甸的书包,还有挥之不去的精神压力和包袱,压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他又如何跳得起来呢?只怕他连跳起来的勇气和欲望都没有了。 学习的过程是跋涉的过程,也是发现的过程。在知识的殿堂里遨游,正如古人所谓“如行山阴道上,美不胜收”,珍奇美景,缤纷满目,奇花异草,异彩纷呈。对善于观察和发现的人来说,时时会有令心灵颤动的惊喜。这种惊喜,给发现者带来灵感,带来心灵和精神的愉悦。所以古人讲,为学之道,应“如鱼跃于渊,活泼泼地”。而这种“活泼泼”的境界,不正是今天的学子所缺少的么! 朋友的孩子才上小学三年级,课外活动已安排得不轻松了,有钢琴,有舞蹈,有书法。前不久,夫妻俩倾其所有为孩子买了一架6万多元的钢琴。那天,朋友大叹:“你不知道,他们班上学习好的同学都在课外学了这样那样的课程,奥数、作文、英语、电脑、棋类、乐器等。现在孩子想学什么都有地方教。”朋友说,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落后,以后还要学萨克斯演奏、剑桥英语、奥数、航模。 我听朋友一一道来,脊背上不禁丝丝冒着凉气。孩子的星期天呢?孩子的游戏呢?孩子童年的欢乐呢?这些难道都不要了么? 对孩子来说,如果是为了高分数、好成绩而学习,为了考好学校而学习,为了多学几门“本领”而学习,其直接后果,不过是多了个书呆子而已。不能享受学习的快乐,更谈不上欣赏和发现,学习成了最大的苦恼和负担,这是不是学习和学习者的悲哀呢?学校和家长如果像这样逼着孩子成才,岂不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么? 童年、少年、青年,本应是多梦的季节。在这个季节,谁不会做几个彩虹般色彩斑斓的梦呢?可现在的学生正在进入无梦时代。因为他们的命运和前途都操纵在大人们手中,他们不敢有梦想,他们的任何幻梦都会被大人们无情的利剑击得粉碎。还有什么比心灵的禁锢和窒息更痛苦的呢?何况这些渴望自由、充满憧憬和希望的年轻的心。 “让学生在树下多坐一会儿”,就是要给学生的心灵一片自由、宁静的绿阴,让他们找回失落的梦想,寻找心灵的港湾;就是要为学生减负、松绑,让他们多一点诗意的遐想和飞扬的激情,让他们在神游中去寻觅、去体验、去感悟;就是要尊重学生,尊重他们的选择和发现,尊重他们的幼稚和天真,尊重他们的欢乐和苦恼。 放飞自由的心灵

江新军

这几天,我的脑子里不断出现一个画面,一个像电影一样的画面,在那个画面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或几个学生坐在一棵绿阴蔽日的大树下,或静思或望远或休憩的情景。 这是一个理想的画面。 当我看到我读高二的女儿早晨五点多钟睡眼惺忪去上学、晚上九点多钟疲惫不堪才回家的现状,我就更加羡慕理想画面中在树下哪怕坐一会儿的学生了,羡慕他们的自由,羡慕他们的轻松,羡慕他们在紧张的学习过程中还有放飞自由心灵的时间和空间! 可惜,那是我心中的一幅画面。 我们知道,自由是人的最高属性。人的存在和自由是不可分的。生命只有在自由中才能健康地生长,过多地捆绑只会扭曲生命。笔者曾读过这样一个故事:主人为了让一棵弱不禁风的小树顺利生长,在它的周围打上桩,然后在桩上用铁丝将小树固定,慢慢地小树长高了、长大了,铁丝也就深陷在树干里了。可没几年,枝繁叶茂的树却不知怎么死了。主人一看,都是那些铁丝惹的祸。树都这样,何况人乎? 在我国现存教育中,学生的自由是匮乏的。德育是“规训化”的,智育是灌输型的。在这样的教育下,学生沦为知识的奴隶和被驯服的工具,失去了学习和发展的自由,人的自由本性不是被唤醒、激活、张扬,而是被抑制、被束缚、被扭曲。陶行知老先生早就告诫我们,要“解放儿童的头脑,使他们能思考;解放儿童的双手,使他们能干;解放儿童的眼睛,使他们能看;解放儿童的嘴巴,使他们能说;解放儿童的空间,不要把儿童关在家中,让它们到大自然,到社会中去扩大视野;解放儿童的时间,不要用功课填满他们的时间表,要给他们一些空闲时间消化学问,并想一些他们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干一点他们高兴干的事”。可时至今日,陶老先生所追求的六个“解放”远未实现。面对学习的压力、家长期望值过高的压力、同学间竞争的压力以及未来走上社会后的生存压力,孩子们产生了焦虑不安的负重心理和达不到目的的挫折感,以至个性扭曲、人格缺陷。 教育是创造性劳动,教师和学生都需要自我发展、自我实现。这就要求教育要给缤纷的个性搭建多彩的舞台,要给共舞之外的独舞保留一点精彩回旋的自由空间。如果教育的自由空间最终被所谓的制度和竞争格式化为零,那么,教育的理想魅力和人文光辉也将如星坠平野荡然无存。从这个意义上说,让学生在树下多坐一会儿,就是给空间,就是给发展。他们应该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草地,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广阔而纯净的天空,让心灵自由的飞翔。 教育的成功,莫过如此。  

让学生独自在树下坐一会儿

蒋依宝

我们常见到这样的数学课,课始安排一个“复习铺垫”,此环节的内容与新授内容紧密联系。通过“铺垫”,帮助学生顺利地实现从旧知识到新知识的过渡。教师称其为“让学生跳一跳就能摘到果子”。这种铺垫好吗?我们先看一个教学实例。 例 教学“两位数乘法”。 复习铺垫:⒈两位数乘一位数、两位数乘整十数;⒉思维导向,渗透算理: 24×6=( ) 24×10=( ) 24×16=( ) 随后揭示课题——两位数乘法,并提出问题:怎样把上面的两位数乘法的计算过程转化为竖式计算?同样地,本节课也因铺垫“到位”,学生很快地得出两位数乘法的计算方法。 从实例的表面上看,似乎在启发学生,实质上是对学生的暗示,学生没有真正的思维活动。这样做,不利于学生能力的培养。铺垫越多,与新知识越接近,学生的建构能力就越低,这样的“跳一跳”实在太简单、太容易,没有思维价值。因此,教师要研究学生是怎么“跳”的?“跳”得有多高?首先,要把握学生的学习起点,既要按照教材学习的进度,确定学生应该具有的知识基础,又要了解本班学生在多种学习资源的共同作用下已具有的知识基础。针对教材情况和学生实际,创设有利于学生学习的学习情境,提出恰如其分的问题,即提出的问题有一定的思维跨度,有一定的思考价值。其次,要让学生独自“在树下坐一会儿”,想一想,如何“跳”才能“摘到果子”。这样,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会更强些。这是因为学生在已有的、众多的知识中去寻找出与现在要解决的问题的相关信息,这是一种能力,而且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信息提取能力。在实际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个个新的问题,当你去解决它时,一般没有人会告诉你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具备哪些知识,你只好碰到问题之后,在实际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摸索出还需要哪些知识。然后,你要在自己原有的知识库中提取对解决问题有用的知识,并且灵活地、创造性地应用这些原有的知识,这无疑又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实例中,教师在确定学生的学习起点时,就犯了考虑不周的错误,只从教材的因素确定学生解决新问题应该具有的知识基础,而忽视了学生已有的知识基础和方法基础,这不利于学生的知识建构,也不利于学生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 同样是教学“两位数乘法”,一位优秀教师就很重视学生的学习起点,更重视提供给学生思考、表达的时间和空间。他先创设一个学生熟悉的情境,引导学生列出算式24×16,再提出挑战性的问题:“现在我们没有现成的计算两位数乘两位数的方法,需要我们每个人想办法,看哪一位同学能独立地、用尽可能多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学生们进行积极的探索,不同程度的学生想出了不同的办法。接着,进行小组交流,让学生说说各自探究的结果,相互取长补短,共同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由于各个体准备充分,这样,小组讨论交流的质量就高,他们有话可说,有话想说。通过小组交流,已基本形成解决问题的方法。紧接着,让部分小组的代表报告他们小组的研究成果。整个教学过程,师生互动,生生合作交流。学生经历了解决问题的过程,得出众多的解题方法,悟出解决问题的策略:把一个“新”的问题转化为一个“旧”问题来解决。 在这一教学过程中,教师提供给学生学习的时空,鼓励他们独立思考,再利用群体的力量形成了算法多样化。这样做,为学生提供交流的机会,目的很明显,是为了促进学生的数学思维活动,提高数学思维能力。但从学生解决问题的思维水平来看,他们的算法存在着思维的差异性与层次性,不在同一层次上的算法就应该提倡优化,而且必须优化。因此,在学生用各种方法计算24×16后,教师把24×16改为23×17,并再次提供给学生思考解决问题的时空。学生经过一番独立思考、合作交流,在计算24×16的众多方法中,择优选用,得出计算23×17的方法:把23×17转化为23×10+23×7,或列竖式计算。接着,教师引导学生比较两种方法的异同点,突出其相同点,优化的主体又是学生。因此,这一优化的过程是学生不断体验与感悟的过程。 “让学生跳一跳就能摘到果子”,这是我们教师的愿望,无可厚非。但是,具体操作起来,有时会失之偏颇。与第一个实例相似,有的教师惟恐学生“摘不到果子”,拼命地进行“铺垫”,长此以往,造成学生能力低下,这样的“好心人”做不得。教师应该是好心人,但首先必须是一个“有心人”,要用心钻研教材,用心体察学生,准确地定位学生的学习起点,同时要将自己置于学生之中,与学生一起“站在果树下思考”。这样,所有的学生都能站在各自的“起跳点”上,运用自己的跳跃方式“跳一跳”,达到既“摘到果子”又提高学习能力的目的。


上一篇文章:匡正“解决问题”中的问题    下一篇文章:关于举行小学数学获奖课例微格点评活动的通知

[相关文章分类——好文欣赏]
  • 基本活动经验的理解与行动
  • 要明了数学的教育价值在哪里
  • 我们的讨论缺什么?
  • 概念教学:有效源于“精致”
  • 进退有度,左右有局──谈教师的课堂引导策略
  • 课堂因差错而精彩
  • 让学生在树下坐一会儿
  • 匡正“解决问题”中的问题
  • 评论

    思维需要静悄悄的环境。说得很好。我非常欣赏。
     
     张婉娟(zhangwj_108t)  2011-06-16 08:04:20   219.223.71.192

    首 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 页
    1/1 共: 1 条记录
    DevPager V1.0 Beta ! By 维诺工作室技术团队 CopyRight 版权所有 (C) WwW.Wy28.CoM 2008


    个人空间评论从2017年1月起采用实名制:

    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 版权所有
    地址:深圳市文锦中路螺岭小学综合楼7楼